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我曾是个传说[无限流]TXT下载 > 我曾是个传说[无限流] > 272、布下眼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272、布下眼线


    如果要评出一款momo中最受欢迎的赌戏,baccarat绝对独占鳌头, 它又被叫做□□, 是世界上公认的最文明、最公平的娱乐项目。游戏的规则很简单, 谁的两张牌加起来总数最接近9, 谁就赢。

    桌上十四名玩家各自落座, 由于代表着不详,号码为13的座位并不存在, 14号客人便坐在15号座位上。洗牌完毕,他们各自下注,蔺航之推出一摞分量不小的筹码,压了“对子”。

    由于他下注最多,自动成为这场的庄家。

    荷官开始发牌,十数双赌客的眼睛紧盯着白手套中的牌面,待到属于庄家的第二张牌被发出后, 全场发出混杂着惊叹和失落的呼声——两张红桃7,正是“对子”。

    又赢了!

    蔺航之面无表情地将桌上的筹码收到自己这边, 围观的人们都觉得这是新晋赌王平淡如水的绝佳心性,但只有蔺航之本人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的绝望。

    每赢一次, 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一个蔺医生,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保护蔺航之从你我做起, 从身边的小事做起,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航之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蔺航之默默在心中反复念叨着, 夏琼云就站在他身后,围观等待无疑缺乏了很多乐趣,她却不愿意像其他人那样,用航之赢来的筹码上赌桌试一试手气,给自己找点乐子。

    用夏琼云的话来说,那就是她才不想将命运交付给虚无缥缈的运气,毕竟能像蔺航之那样的,也就仅此一个了。

    今天有了钱的蔺医生换了一身黑色西装,但效果不佳,看上去特别像跑保险的或者卖房的销售。这是他来到momo的第二个晚上,这一夜,他仍是无比耀眼的赌场皇帝,命运女神垂青的宠儿,分管经理本来都做好准备,如果今天蔺航之继续玩老虎机的话就找个由头劝说他搞点别的,幸运的是,这位先生似乎对老虎机彻底失去了兴趣,转头去玩桌上游戏了。

    这一晚上,蔺航之将手中的四百万翻了十几翻,让它变成了两个亿。

    这样的狂赢反倒让分管经理窃喜起来,传闻中那些狂赢十几亿被赌场处理掉的事情并不会在任何一家正经赌场发生,管理人员恨不得把这种能够疯狂赢钱的客人供起来,为他提供最优等的服务——因为无论他再怎么赢,亏钱的也永远不会是赌场,反倒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会刺激更多的人来赌场试试手气,期待着自己也能成为命运的宠儿,一夜暴富。

    而赌场至始至终都稳赚不赔。

    这归因于两大赌博中的两**则——钱财守恒定律和赌场抽水定律。

    钱财守恒,即在整个赌场中钱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们只会从赌客的口袋里进入赌客的口袋。

    抽水则意味着在赌博中以场地费或服务费的名由,需要付给赌场的那部分钱财。假定抽水比率为百分之五,也就是说如果双方赌客各出50块的赌资,一方赢下后,拿到手的钱连本加利共有95块,剩下的5块钱则以抽水的形式,被赌场收走。

    抽水是赌场赖以为生和盈利的根本,不同的赌戏抽水率有所不同,momo中唯一没有抽水的就只有老虎机,所以分管经理才会在昨天蔺航之成为老虎机皇帝后那么着急——因为他没法从蔺航之手里赚到一分钱。

    但今晚不一样了,蔺航之愿意玩多少就玩多少,他们还巴不得这位运气爆棚的新人赌王多玩几把——他赢得越多,抽水进入到赌场口袋中的钱就越多。

    蔺航之在赢到第三十四把的时候收了手,他不败将军的名声已经如预料中那样传开,他怕再继续下去,等待会儿回去房间言灵解除,自己会当场暴毙。

    一旁桌上负责暗中保护蔺航之的董临海和维克多见状,玩完了手中的这把,也结束了今天的游戏,两人玩的份额都不大,也就随便消遣消遣,不然要是真把航之辛辛苦苦靠命赢来的筹码全输出去,可怜的蔺医生能直接吐血。

    见蔺航之下了赌桌正要回去,旁边盯了半天的经理赶忙过来将他叫住,这个头发略有些稀疏的白人男子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对蔺航之道:“这位先生,由于您在momo的流水达到了一定额度,已经升级为了我们尊贵的vip客户。”

    蔺航之默不作声地和夏琼云对视一眼,暗自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整到了。

    发际线堪忧的经理带着蔺航之去办理了vip卡,下次再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享受最高级的待遇了。其他桌上的赌局还在不断继续,鼎沸人声中所有人都在专注自己手中的事情,身材高大的男人就在这时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最先注意到的是维克多,安静蛰伏的身体力量突然感受到了相互呼应的波动,他立刻朝感应的方向看去,紫罗兰色的眼中映出了正朝他们走来的男人。

    全然陌生的波斯血统面孔,但他们已经从董征口中得知了昨晚调查到的信息——这人职位比分管经理还要大,能登上通往私密区域的电梯,是赌场老板亲近的人,至少是主管级别的。

    维克多立刻不动声色的侧了一步半个身子挡在蔺航之面前,航之还在和前台的给他办卡的柜员交流,董临海和夏琼云也注意到了快到跟前的柯尔柏洛斯,这个人气势实在太强了,就算只站着什么也不做,都会有种泛着血腥气的肃杀。

    有召唤兽契约在,董临海感知到了维克多传递而来的信息,他借着维克多身体的掩护给夏琼云递了个眼神,蔺航之后知后觉地看过去,他看人向来很准,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下所有人都警惕起来。

    “这位是我们的总管,柯尔柏洛斯先生。”分管经理朝几人介绍道。

    柯尔柏洛斯朝这几位在短短两天内就扬名整个赌场的客人点了下头,目光扫过陌生的面孔,道:“诸位请跟我来吧,对vip客人,我们赌场都会准备专门的总统套间。”

    柯尔柏洛斯一眼就看出面前这四人全都是练家子,虽然赌场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客人进进出出,那些人们来自各个世界,什么样的都有,但直觉告诉他,这群人有问题。

    不知为何,胸前的钥匙挂坠发出了隐约的热度,转身后柯尔柏洛斯疑惑地抬手摸了下,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只能将这点异常放在了心上,打算回去后问问主人。

    从主人的反常表现开始,这两天奇怪的事情的确太多,早晨在地下室中经历的那些仍让柯尔柏洛斯深感疑虑。莫先生并没有要和他讲明的意思,他依靠着支离破碎的线索想要拼凑出真相——那位前主管是个灵魂,三年前被主人囚禁,主人每过一段时间都去地下室从前主管那里吸取部分灵魂力量,身体才会时好时坏,然而近期他都没有这样做过,今天更是把那整个灵魂都给了自己。

    今后主人要怎么办呢?他为什么需要灵魂力量才能维持身体的状况?

    柯尔柏洛斯又想到在他的手按在前主管头上时,主人的那声“蠕虫之谜”,这怎么都不像一个正常人会有的名字。

    谜团重重,柯尔柏洛斯想要探索,却又不知从何下手,他定了定心神,还是决定先做好眼前的工作。

    他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主人,保护好主人,这样就足够了。

    穿过赌场大厅和长廊,坐上电梯,柯尔柏洛斯将四人带到了位于五楼的贵宾区,这边的总统套房只为持有vip卡的尊贵用户开放,这些人包括两种,一是特别富有的大老板,比如老穆尔,二是像蔺航之这样,以手气爆棚狂赢不止的客人。

    打开房门,水晶吊灯照亮宽敞豪华的客厅,那浅色的天鹅绒地毯看得只想让人扑上去打个滚。最亮眼的便是专门开辟出的迷你酒吧和旁边的赌桌,vip贵宾可以随时叫荷官到房间里开始赌桌上的游戏,这种可以和楼下众多赌客分开的尊贵感,也是不少豪客追求的。

    柯尔柏洛斯为他们大概介绍了下,告诉他们一旦有任何需要,只要拨打固定电话,就会立刻有人前来服务。

    总管的亲自招待的确对得起今晚蔺航之狂赢两亿的好运,众人对他道了谢,便开始自顾自地探索起来,董临海更是直接倒在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软塌上,柯尔柏洛斯见状不再打扰,安静地带上门离开了。

    整个房间霎时安静下来。

    五秒钟后,确定柯尔柏洛斯走远了,董临海鲤鱼打挺坐起身,严肃问道:“是他吗?”

    “错不了。”维克多一直抄在裤兜里的手按下通讯录最上面的名字。在赌场的另一边,正埋伏在员工通道的崔左荆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他将通话按断,在心中道:“航之那边已经搞定了。”

    少年的心声通过董征建立起的密匙通讯同时在董征和汪雀脑中响起,董征顺着摄像头一路找去,成功发现了柯尔柏洛斯的踪迹——他正在朝这边来。

    在对方将要进入附近区域时,董征低声道:“来了。”

    汪雀立刻全神贯注,两分钟后,柯尔柏洛斯从另一处通道过来,他按下私人电梯的按钮,这部只能到达顶层的特殊电梯并不在屏幕上显示楼层,唯有指示灯亮起光芒。

    一只绿豆大小的苍蝇从角落里飞出,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后背上,轻得连西装上的灰尘都没有激起。

    半分钟后,随着叮咚一声,门在柯尔柏洛斯面前开启。

    他走了进去,电梯再度运行,将他和汪雀暗中布下的“眼”送往这栋建筑的最顶层。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我从来没接触过□□之类的赌戏(棋牌类只会一个争上游,连麻将都看不懂orz),碍于国家有所限制网上也很难查到具体的方法和内容,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大致写了下,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