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TXT下载 > 上神种田之后 > 0246 明目张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246 明目张胆


    句芷这个名字苏黎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但他还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

    只是看眼前这个女人的模样,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抱在怀里,往日都是族里的女人往他怀里钻,帮他捏肩捶腿,哪里轮得到他坐在女人怀里?

    苏黎想要起身,他不喜欢这种动作,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嗯?”白束发出疑问,手上同时用力,直接把抬起来的美男又摁了下来,“怎么?不敢说?”

    “是禁术?”她突然抓起他的手腕探了一会儿,眉头微皱,“没有禁术,稀奇了。”

    白束笑了笑,松开他的手,改为摸脸。

    触感如同想象一样般光滑柔嫩,她有点爱不释手,留恋其中不愿撒手。

    “仙长,像您这般大胆的女修,苏黎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苏黎戏谑一笑,反手握住了她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拿下来,放在膝盖上,邪笑问道:

    “黎儿还不知道仙长姓名呢?”

    “是吗?我竟忘了告诉你。”白束笑道:“你听好了,白束。”

    “束儿?”他试探着低唤一声,见她笑得玩味儿,却没有拒绝,便大着胆子又唤了一声束儿。

    “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她突然叹道,眼神从他身上挪开,看向前方,似乎正透过眼前的物件看到了另外的场景。

    “你知道吗?上一个这样叫我的人,他最心爱的人死在了我手里。”追忆的语气,说出的话却令人无端心底发寒。

    苏黎没忍住好奇,冒着危险,试探追问:“为什么?”

    “为什么......”白束凄然一笑,“因为他把我给绿了!”

    “绿了?”苏黎不是很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但看白束那仿佛吃了屎一样的恶心表情,他觉得他可以理解。

    应该是被男人给背叛了吧?

    一般只有被男人背叛过的女人才会这么变态!

    是的,变态。

    白束在苏黎眼中,就是个强得可怕的变态大佬!

    不知何时,她松开了钳制,他从她腿上滑了下来,坐在床边,轻轻从背后挨着她。

    手自然环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肩头,呵气如兰,“仙长,帮黎儿一个忙如何?”

    白束收敛情绪,拿开他攀上来的手,“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手又攀了上来,苏黎说:“巫族比苏黎貌美的男人多的是,仙长若是喜欢,我族男巫仍凭仙长挑选,不知仙长可还满意?”

    “不叫束儿了?”白束回头看他,黑眸深沉,“你也怕了?”

    苏黎一怔,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仙长实力高强,苏黎远远不及,害怕也是正常,不是吗?”

    “这倒也是。”白束长舒一口气,笑问道:“说吧,什么忙?”

    苏黎大喜,但不敢全然相信,压下心中喜悦,期待答道:“魔笛,我的魔笛被玄天国师夺走,此次逃出着实惊险,已经顾不得这么多,所以魔笛还落在国师手里,不知仙长可否帮苏黎寻回?”

    没了魔笛,他空有一身巫力也无法施展得开,实力大降,以至于被困此险境无法逃脱。

    若是拿回魔笛,离开玄天易如反掌!

    看他那迫切的样子,白束乐了,“帮你拿回来可以,但你先说说看你是怎么和永州城主扯上的吧。”

    不知原委,三日后离开永州恐怕还有些麻烦要处理。

    苏黎没想到白束居然这么八卦,提起之前这事儿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不过为了魔笛,还是说了一些。

    原来他此次能够从三皇子和国师的魔爪之下逃到永州来,全靠永州城主见色忘义,暗中帮助,这才成功离开王宫。

    不过来到永州后,永州城主想要美人报答之时,美人却突然化身虎狼差点要了他的老命,幸好这美人没了武器实力大减,他这才从床上捡回一条命。

    苏黎乘机逃走,永州城主恼羞成怒,因爱生恨,又不敢让宫里知道人是他带出来的,便谎称是被巫族侍从刺杀,下命捉拿苏黎。

    了解到这个情况,白束不禁感叹:果然只要长得好看,是男是女都不重要。

    “仙长,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你看......反正你们三日后也要去王城,顺便带上我,也不碍事的吧?”苏黎小心试探。

    白束冷眼立马扫了过来,“你都听见了?”

    苏黎颔首,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前院声音大了些,黎儿不小心听到的。”

    白束点头表示了解,起身笑着命令道:“夜深了,你下来吧,我要歇了。”

    苏黎一楞,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道飓风袭来,他人便已经从床上滚到冰凉的地板上,就这么被无情的抛了下来。

    明明前一刻还你侬我侬,下一刻居然这般冷漠,实在令人有点反应不能。

    苏黎跪坐在地上,看着躺在床上的紫色身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花了,魅力下降。

    不然为什么刚刚还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女人,现在就变得这么无情呢?

    想了一夜,苏黎也没能想通这个问题。

    只是面对白束时,更多了几分小心谨慎,生怕这喜怒无常的女人把他也给杀了。

    至于束儿这个名字,那是再不敢叫。

    苏黎在白束房间的地板上待了三日,三日后,在元苟等人震惊的目光下,安然上了白束的飞车。

    银蕊姬随后上车,看到两人挨在一起的暧昧模样,还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小姑娘直接被白束的奔放吓得小脸通红,险些惊叫出声。

    她匆匆退出车内,缩在车辕上,仍凭风萧瑟怎么喊都不肯再进去。

    孙府外有许多人,不少人看到了苏黎这个大美人,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便是一副失了魂的痴相。

    果不其然,在城门下,白束一行人被拦了下来。

    元苟一点都没觉得意外,看着守城士兵走过来搜查,甚至还有点兴奋。

    他很期待白束能做出怎样的反应。

    果不然,他家这老板就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几名士兵走了过来,碧莲碧池也不阻拦,只是站在一旁盯着这些士兵,小心他们搞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