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TXT下载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 第109章 因为送女人闹翻的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9章 因为送女人闹翻的


    109

    叶芳气带着赵双气呼呼的离开了荣安苑。

    赵双见母亲生了大气,自然也知道是跟外头那些流言蜚语有关,她也是十四岁的少女了,自然也通晓很多事情。

    承恩侯府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历来这高门大户里,藏污纳垢的事情极多,公公和儿媳妇扒灰,小叔子和嫂子勾搭成奸,屡见不鲜。

    今日瞧母亲这样子,想必也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只是赵双没问。

    母女二人打算直接离开,可也巧了刚到二门上,却正好碰到了叶敏和宇文倩下马车。

    今日这侯府倒是热闹的很啊,一拨人接着一拨人的。

    叶芳微微皱眉,这叶敏此刻来,想必也是为了外头这些流言蜚语。

    只是二人碰到了,自然也该打招呼的。

    叶芳调整了一下情绪,上前道:“大姐姐。”

    “三妹也回来了。”

    “是啊,回来瞧瞧母亲,母亲捎信儿给我说身子不大爽利,我不放心,过来瞧瞧。”叶芳陪着笑说道。

    “是吗?”叶敏显然不信,叶芳这个时候,恐怕也和外头的传言有关。

    “正是呢,大姐姐也是为了探望母亲回来的吗?”叶芳问道。

    “三妹是明知故问吧,外头流言四起,侯府如今倒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了,三妹能不问,我可不能,这侯府的百年声誉,不能毁在周氏这个贱妇身上,本来就是个妾室,母亲非得逼着大哥将她扶正,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将来侯府如何有颜面在盛京立足!”叶敏冷冷的说道。

    当初扶正周氏的时候,叶敏就百般的不同意,说侯府这么多年来,自从开府到现在,就没有妾扶正的先例,而且这盛京城里,但凡是有些底蕴的世家大族,都不可能将妾室扶正。

    这妾室扶正,只有那些没规矩的人家才会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可是老周氏护着周氏,拿着孝道来压着,周氏也温柔妥帖,叶鸿又是个上进的,叶弯又是个乖巧的。

    三个孩子,加上一个吻肉体贴的周氏,还有孝道压着,到底叶恺没经得住,就同意了扶正。

    只是叶敏打从心里,就从来没看的起周氏过。

    现在周氏被外头传成了这个样子,叶敏就更瞧不起她了。

    周氏打小儿就长在侯府,叶敏和她年纪虽然差了两三岁,对周氏最是了解,她和叶信那些事情,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周氏,叶信,是个什么路子,叶敏心知肚明。

    她们几个的年级相差的都不大。

    叶敏比叶信大了一岁多,叶信比叶芳大了两岁,就是叶梅的年纪小一些吧了。

    “大姐姐,她到底是咱们大嫂,而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大姐姐这样说,未免有些不妥吧。”叶芳反驳道。、

    “三妹,你和二弟年纪差不多,和周氏更是同年的,周氏三岁就到了侯府,咱们可以说是一同长大的,这二弟是个什么样子,周氏如何,我心中能不清楚吗?你现在说这话,不怕闪了舌头吗?”叶敏质问道。

    叶芳知道也是这么个道理,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彼此十分了解,名人面前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这些事儿,我也不管了,大姐看着办吧。”叶芳一气之下,直接带着女儿上了马车走人了,撂挑子不干了。

    主要是这事儿,也真是没法管了。

    叶敏冷笑了一下,带着宇文倩上了软娇子,打算进内院。

    叶敏哪里也没去,径直去了函沁阁。

    这个侯府,除了大哥和懿儿,她谁也不信,大哥不在,她自然是要去看懿儿的。

    如今,她连老周氏也不想搭理了。

    如果外头的传言都是真的,那老周氏也脱不了干系。

    叶浅懿已经得到信儿,知道叶敏要来,自然也准备好迎接叶敏和宇文倩了。

    叶浅懿见到叶敏和宇文倩,都是面色阴沉,就知道叶敏肯定是为了这外头的传言烦心。

    三人坐定之后,叶浅懿早就让人都下去了,房里也就只有三人,还有白芷和白术伺候。

    叶敏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叶浅懿的心腹,也就没这么多顾忌了。

    “懿儿,你老实跟姑母说,这外头的事儿,你知道多少?”叶敏问道。

    “姑母,您不要这么着急上火的,您说您急个啥,现在要着急,也合该是老夫人和夫人着急才对。”叶浅懿一边烹茶,一边劝道。

    叶敏是真的佩服叶浅懿的淡定,到现在还能沉稳的烹茶,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心情。

    “懿儿,你当真是不介意吗?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你父亲岂不是······”叶敏也没说出来,因为太难听了。

    她的大哥叶恺岂不是成了活王八了吗?

    想到这里,叶敏就气的发怔,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个贱人给弄死算了。

    “姑母怎么就这么相信呢?”叶浅懿问道。

    叶敏冷笑:“也就是大哥不清楚这些事儿罢了,当初大哥是世子,父亲很早就将他带在身边静心教养了,对叶信和叶海就放任的多,一直都是留在后院的,周氏三岁就到了侯府,一直都在侯府长大,叶信和叶海也在后宅,一起厮混,叶海年纪小一些,我年纪最长,自然看的出来这里头的事情,周氏和叶信的关系,绝对不是那么清白的。”叶敏说道。

    “原来如此。”叶浅懿点头,怪不得姑母一直瞧不上周氏来,果然是有原因的。

    只怕这原因就在这里吧。

    “当初周氏做了大哥的妾室,还说怀了身孕,我就心里十分不舒服,只是到底没想太多,有些话,我也没法问大哥,但是我知道,周氏和叶信绝对有私。”叶敏很肯定的说道。

    其实叶敏也知道,叶浅懿和宇文倩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当着俩孩子的面儿,不该说这些,可是这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也不必瞒着,所也就说了。

    果然,宇文倩红了脸,她自然知道自己母亲说的这个有私,是个什么意思。

    叶浅懿倒是觉得没什么,因为她知道的最清楚。

    叶敏说这话,自然是有依据的。

    叶敏的年级比周氏和叶信都大,在一个府里住着,都在后宅,即便二人想瞒着,也未必能瞒得住。

    “懿儿,这事儿你是如何想的?”叶敏问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敏已经很自然的愿意跟叶浅懿商量事情了。

    “姑母,稍安勿躁,依着我对老夫人的了解,周氏只怕是活不长了。”叶浅懿淡淡的开口说道,语气很轻柔,仿佛并不觉得有什么,就好像是在讨论今天天气如何一般。

    叶敏却是十分吃惊,没想到叶浅懿会说出这句话来。

    “懿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姑母,如果您信我的话,这件事,您当做不知情,最多三天,外头的流言蜚语就会消散,到时候这件事,自然会解决。”叶浅懿笑道。

    “这么轻易吗?”一直未开口的宇文倩忍不住问道。

    其实叶敏有些话也没说的太明白。

    今天一大早,叶敏就生了场大气。

    其实礼郡王府最早得到消息的是韦侧妃。

    韦侧妃原本和礼郡王妃也不对付,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乐疯了。

    给叶敏请安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儿,直接就提起来了。

    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说的。

    当时礼郡王也在。

    连礼郡王的脸色都变了。

    毕竟事关重大,而且也太难听了。

    叶敏气的恨不得直接把韦侧妃给丢出去。

    这韦侧妃绝对是故意的。

    故意让她难看。

    可当着礼郡王,她还不能太过发作。

    毕竟韦侧妃是她的爱妾,况且韦侧妃说话一直都这么不注意,大家也习惯了。

    可韦侧妃说的也都是事实,没有造假啊。

    外头的传言,真的是这样说的啊。

    所以一大早,叶敏就被韦侧妃气的不轻,可也发作不出来。

    只能过了之后,让人去打听了一下。

    这才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侯府来了。

    宇文倩是知道的。

    为了这件事,连父王都有些微词了,这事儿也当真是太丢人了。

    若是一个解决不好,这侯府的百年盛誉就毁于一旦了。

    “放心吧,倩姐姐,现在有人比咱们着急的多,我也是不想让父亲成为盛京城里的笑话,否则,没这么轻省的。”叶浅懿说道。

    叶浅懿这次放出这流言蜚语,并没有真正的想要把叶鸿和叶弯拉下来,她唯一想要对付的,只有周氏。

    周氏站着武安侯夫人的位置,让她十分的不爽。

    而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用她出手对付周氏,自然有人会出手的。

    叶敏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叶浅懿是个啥意思,可看叶浅懿自信满满的样子,她也没说什么。

    倒是叶浅懿的话让叶敏吃了定心丸一般。

    没聊一会儿,老周氏那边来人传话,让叶敏过去一趟。

    这叶敏回府,老周氏自然是会得到消息的。

    叶敏不耐烦:“如今是真的不想见她了,年幼的时候,觉得她还好,可是随着年纪越大,真是觉得父亲当初是瞎了眼了,为何就娶了这样的人进门。”

    对此,叶浅懿有同感,真是为祖父不值。

    幸好祖父过世的早,若是祖父活着,迟早也会被老周氏给气死了吧。

    都说娶妻不贤毁三代,这话是一点儿也不错的。

    周氏这恶毒,自私自利,阴毒狡诈,全都在暗处了。

    她表面上对叶恺和叶敏,都是慈爱继母,可背后做的这些事儿,当真叫人恶心。可老周氏话都传过来了,而且她这做女儿的回娘家,怎么也要给继母请安的。

    叶敏不情不愿的去了,倒是宇文倩没去。

    叶浅懿微微歪着头,实在是有些疑惑,好像姑母对老夫人的厌恶,应该是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吧。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宇文倩好似看出了叶浅懿的心思,笑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母亲为何会对老夫人如此深恶痛绝吗?”

    叶浅懿点头。

    “这里头自然是有缘故的,听我跟你慢慢道来。”宇文倩开口说道。

    其实在叶敏未出阁之前,和老周氏的关系也不差。

    反而相处的也算是融洽,这老周氏对叶敏十分不错。

    后来叶敏嫁人后,老周氏心里大概是有气的,因为叶敏的夫婿实在是不错,可叶芳的夫婿却只是承恩伯的二公子,虽然也是嫡出,可到底嫡长有别,嫡次子也是不能承袭爵位的。

    当时叶敏嫁的可是礼郡王府的世子爷,将来的郡王爷。

    这姐妹二人的察觉,就几乎可以看得出来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因为嫁出去的女儿,自然很少回娘家了,也不会有什么太深的接触了。

    可老周氏干的一件事,却让叶敏彻底的厌恶了老周氏。

    韦侧妃说起来和老郡王妃有些亲戚关系,算是礼郡王一个远房表妹,韦侧妃很讨老郡王妃的喜欢。

    而当时礼郡王身边还有一个侍妾,这个侍妾是从小服侍礼郡王长大的婢女,一家子都是礼郡王府的家奴。

    她的娘是老郡王妃身边的妈妈,丈夫是老郡王的管事。

    兄长嫂子,七大姑八大姨,都在这郡王府,那真是对这郡王府上下熟悉的不行了。

    她从十来岁就在礼郡王身边伺候,模样儿生的也好,对礼郡王的秉性习惯,那真是了解的无比透彻啊。

    已经到了礼郡王想做什么,只是一个眼神,人家就明白了。

    这十几年的感情,岂能是旁人一朝一夕能够抵挡的。

    她因为身份低微,所以只是一个侍妾,连个姨娘也不是。

    但是过了明路了,就在礼郡王身边伺候。

    叶敏一嫁过去,有这样一个侍妾就够闹心的了,还有没过多久就过门的韦侧妃。

    这婆媳是天生的仇敌,老郡王还有意的抬举韦侧妃来制衡她。

    所以叶敏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抓住礼郡王的心,幸好叶敏容貌生的好,性子是柔中带刚,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撒娇的时候撒娇,二人少年夫妻,自然也是好过一阵子蜜里调油。

    她又是个有福气的,没多久就有了身孕,算会站稳了脚跟。

    有了身孕之后,礼郡王对她更是关爱有加。

    夫妻二人越发的和顺。

    而这个时候,老周氏却作了个大幺蛾子。

    叶敏怀孕了,作为母亲,她自然要去看望一下。

    老周氏去看望的同时,还带了两个貌美如花的丫鬟一同去了。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塞到礼郡王府后院里去,老周氏还说的理直气壮的,有了身孕不能伺候姑爷,不如挑两个貌美的丫鬟留住姑爷,省的姑爷去别的女人房里。

    当时叶敏就气炸了,看着老周氏的眼神都变了。

    这可真是亲娘啊,不,应该说是想的比亲娘都周到啊,亲娘能忘自己女儿房里给自己姑爷塞女人吗?

    美其名是拉拢丈夫的心。

    可看着两个丫鬟容貌出众,眼珠子提溜乱转,心思大的很啊。

    叶敏本身怀着身孕,就容易多思,这下子更是气的差点就和老周氏翻脸。

    但是老侯爷还在,叶敏直接就找了老侯爷,哭诉了一番。

    老侯爷气的直接骂了老周氏,让她以后消停点,别去管郡王府的事儿。

    这当娘的往自己姑爷房里塞女人,传出去岂不是成了笑话了吗?

    而且人家郡王府还以为侯府的手太长了,竟然往郡王府里塞人呢。

    总之老周氏那次弄得里外不是人,从此以后叶敏和老周氏的关系就生分了很多了。

    她从前还认为老周氏对她也算是疼爱有加,可经过这件事就彻底明白了,继母就是继母,哪怕面子上过的去,但是心里也不会真心疼惜你的,所以保持关系不远不近就可以了,至于从前的亲密,那只能是过去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