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洪荒之圣道煌煌TXT下载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计将成,道祖出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计将成,道祖出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少阳身体力行的证明着这个道理。

    凭空画饼,鼓吹未来,炒作概念……然后融资上市,另起灶炉,仙族诞生!

    他巧妙团结了中立的大能,甚至还把爪子伸到了巫妖的内部——如鲲鹏……将他们整合在一起,借假修真成就了自己的基本盘。

    一番合纵连横,一个强大的势力,从无到有的铸就。

    且最可怕的,是这方势力存在就大模大样的摆在巫妖两族眼皮底下,却会不经意间让这两边的高层不由自主的忽视——

    谁都知道仙族的出现。

    但却没有几人想到,会被经营的那么大!

    或许在许多大罗的眼里,仙族建立又如何?只有少阳一根顶梁柱,难成大事!

    若是胆敢有异心,大家点齐人马,一拥而上,必叫他有死无生!

    很有欺骗性。

    将“灯下黑”的操作,玩的娴熟无比。

    毫无疑问。

    少阳帝君是一位枭雄般的领袖人物,胆大心细,做神做事既是天马行空,又有步步为营,才能有那样超卓胆魄,于巫妖两大阵营之间左右横跳,一边跳,一边等待机会。

    “等时机一至——”

    “便让那洪荒宇宙天地反覆,诸神喋血!”

    少阳勾连完一位位大能,站在昆仑之巅,负手仰望星空,眼底平静淡漠。

    “妖皇、妖帅死掉一半,十二祖巫也死掉一半,大巫妖神再死个六七成……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可以发作了。”

    “一波带走最坚定的反对者后,逼迫剩下那部分大罗,在血本无亏和勉强保底之间做出现实选择……”

    “如此!”

    “大事可成!”

    “不过……”

    “那个时候被养肥养大,心思也养野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帝君幽幽长叹,感慨‘害人之心必须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年头,名叫“队友”的东西,也是很危险的一种存在。

    他们太废材了,死活都带不动,自己会想吐血。

    他们太贪婪了,总想要的更多,那打完了对手,自己还得跟这队友做过一场。

    连忠诚的手下,都不过是背叛的代价不够……遑论是队友?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何况是酒肉兄弟?

    “唉……我也是想多了些。”

    少阳突然自嘲一笑。

    “得先掌控局势,按部就班走到那一步,才谈得上分赃不均的问题。”

    “这个过程中,一旦失误……我人都没了,仙族也没了。”

    “赃都没了,还分什么分呢?”

    “巫族、妖族,这两边的高层都好说,有与我志同道合之辈,乱带节奏,让他们当局者迷。”

    “可是却有那么一位,虽然也在局中,但却又半步跳出棋局,身份超然,视角超然……”

    “天道……鸿钧……”

    帝君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鸿钧!

    被世人敬称为道祖的最高者。

    在那众生眼中,这一位道祖,是有救世之功。

    龙凤纪元将终结时,魔祖罗睺肆虐洪荒,是为旷世魔劫!

    而就是在最危险的时候……鸿钧,他挺身而出!

    手握盘古幡,脚踏太极金桥,头顶造化玉碟……光先天至宝就三件,更有先天灵宝以千算,环绕周身,尽显“壕”祖风范!

    带着一身豪华装备,道祖平定了魔劫!

    这是最显赫的功绩!

    当然了。

    这些都是表面信息,是写给众生看的。

    ——就像是先天神圣,尽皆是道德楷模一般。

    实际上,道德高尚不高尚……不好说。

    但枭雄人物着实不少——尤其是那些站在巅峰大能。

    要真是傻白甜的话……除非背后还有一个很宠的兄长或道侣之类,不然早被坑的一脸血,能混个普通大罗就不错了。

    甚至一不小心,还有生命危险——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像我手中的先天灵宝?

    以此类推。

    能混成大能的神圣,都那么不简单。

    更何况是一位道祖?!

    少阳帝君,不敢有半分小觑。

    “如果单是衡量心机算计,我倒也不惧他。”

    “可惜,实力给他的视角加成太多了……”

    “仙族的局,或许会被他硬生生给看破部分……”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会被硬生生揪出来击杀,使棋断中盘?”

    这并不难做到。

    只要某位道祖,在紫霄宫中列一下账本,特地“表彰”某人为洪荒和平做出的优秀成果,夸赞一下他简直是天生的仙之领袖,支持鼓励甚至授权他立于巫妖两族之外,授予名器……这直接就能将他送上不归路。

    原本规划好的“高筑城、缓称王”计划,瞬间报废,还被安排到了放大镜之下,被“赐予”了合理统领洪荒的资格——要命的资格!

    “我该怎么办好呢?”

    “才能在这样可能出现的局面中,成功的扭转劣势,让仙族战略被曝光部分的情况下,化整为零,重新转明为暗,获得喘息发育的空间?”

    帝君仰望苍穹,吹了一整晚的冷风。

    少阳一直在思索,战略上重视敌人,战术上更重视敌人。

    毕竟,他输不起。

    他的对手,绝不会给第二次机会。

    “或许,我已经明白了……”

    当朝阳升起的时候,少阳帝君脸上露出微笑。

    “紫霄宫……圣位……”

    “看来……”

    “我应该让我的这些队友们,一起默契的演上一场大戏……”

    “让我想想,演员表上该填谁的名字?”

    “元始?”

    “鲲鹏?”

    “红云?”

    “剧本的话……标题是叫做《好心做坏事——记大好人的悲惨一生》好呢?还是《元始霸凌鲲鹏——这是三清神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好呢?”

    “唔……”

    “因为圣级管理员权限,而发生激烈碰撞对抗、有阻道生死之仇的大神通者们……”

    “谁敢想象,他们竟然会是一伙的?”

    少阳的笑容越发灿烂。

    “不过……这还不够。”

    “要演,就演的彻底一些。”

    “镇元要加上,冥河也要加上……这两个的戏份?”

    “为挚友报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算了,大家都是老戏骨了,我给个暗示,他们应该立刻就会默契配合,用不着我操心。”

    “待到一场大戏演员,再把我给祭天……仙族的事情在巫妖眼中,估摸着应该是告一段落了吧?”

    “成功的化整为零,潜伏敌后。”

    “血海冥河,偷偷发育;昆仑三清,暗助人皇……”

    “时机一到,只见振臂一挥——”

    “那些有胆子拿我祭天的……都要下来陪我!”

    “只是……”

    帝君一声轻叹。

    “被祭天的感觉,听说是很难受的?”

    “真心希望,不会让我用到这个补救的计划……安安稳稳的发育,它也是很香的!”

    少阳罕见真诚的祈祷。

    不过祈祷刚开了一个头,他就止住了。

    他能指望谁呢?

    谁都指望不上。

    “唉……浪费感情!”

    “求人,不如求己!”

    “我少阳一生,最是励志!”

    “是刻苦奋斗,从草根站到巅峰的风云人物……纵然敌人再多,我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就算这一纪元输了,下一个时代我又不是不能卷土重来!”

    “到时候,我就将这个纪元对我下手的,全部记载小本子上……一个个找回去!”

    ……

    正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

    有时候,一些事情很禁不起念叨。

    不知道是少阳修成了百分百预言必中的神通呢?

    还是说,在对天地局势演变的上心程度上,有至强存在的关注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

    少阳前脚刚串联完,偷偷摸摸的攒出了几张手牌,有人后脚就抽动了鼻子——感觉到了不对劲!

    尽管,这不对劲的感觉一闪而逝,短暂快捷的几乎无法捕捉。

    可某位全天候、全世界关注的无上巨擘,依然把握到了那刹那的灵光。

    并非是因为其智慧布局,胜过少阳十倍百倍……而是因为实力!

    压倒性的实力差距!

    有道是‘你靠操作,我靠外挂,任你秀翻天,我自一刀秒’……多么残酷的现实?

    但不残酷,又怎么能叫现实呢?

    游戏才讲平衡。

    现实从来不讲。

    或者说,这是一款开局就是炼狱难度的游戏。

    紫霄宫。

    这整个洪荒世界最高、最古的殿堂,曾有三千大罗汇聚其中,确定未来天地大势走向。

    它居于最特殊的地域,最超然的界面,阴影覆盖了古今未来一切时空、诸天次元一切世界……

    通过紫霄宫,能跨越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空……这是洪荒世界道的终极地,是天道本源的演化。

    同样的。

    能常驻于此间的,除了被众生尊崇爱戴的“鸿钧道祖”,也没有其他人了。

    这是最高的荣耀。

    同样也是最大的责任。

    在其位,必谋其政。

    那么,坐在天道本源演化的紫霄宫中,鸿钧道祖的工作是什么?

    当然是辅助完成天道应该做到的事情了!

    保证洪荒宇宙长久运转,不要被折腾没了——每时每刻处理无穷的天地规则信息反馈,如何保证整个世界平稳又有活力的发展,给出具体合理的建议……

    建议给谁?

    自然是给天意了!

    大罗!

    三千大罗,三千天意,收到天道反馈的数据、总结的客观规律,确定未来的发展路线。

    ——没错。

    天道在这里面扮演的就是一个终极的数据处理器角色。

    如果说,洪荒是一款游戏,是超级设计师——盘古设计而出的游戏。

    那么,大罗就是玩家。

    天道则是游戏的智能,负责主线构建、策划修缮工作,力争使这款游戏足够的吸引人,确保能长久的盈利。

    看起来,大罗占尽了优势。

    可却也不全是。

    毕竟很多时候,玩家们觉得自己是在玩游戏。

    实际上,是游戏在玩他们。

    主客颠倒,就在刹那之间。

    鸿钧做为道祖,这个时代执掌天道大权,看上去风光无限——

    天知道他给自己的号,暗搓搓的调整了多少倍的爆率,嗑了多少颗经验丹,成就了游戏之中叱咤风云的强者榜第一人。

    等级最高,神装全满。

    可惜,暗地里他要担负多少的工作?

    洪荒世界那么大。

    每时每刻反馈的信息有多少?

    一天十二个时辰,他加班加点干满了都不够,还要自动自觉的延长自己的时间线,把十二个时辰变成四十八个时辰,再同时分出万八千亿个小号一起上线,去细致处理。

    这还是正常情况。

    ——在没有人搞事的情况。

    若是哪天,几位大罗喝酒喝上头了,脑子一抽,私下里一合计——

    咱来个公会战吧?

    天道服务器就得忙碌起来了,一下子飙升到运行高峰期。

    鸿钧道祖,自从沾手了天道的工作后,就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看他那满头银丝……

    这是怎么来的?

    面由心生!

    心中的疲惫堆积,反应到面相上,让他都显出了苍老。

    在天道的负责人位置上待的越久,他看着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留一线生机变数”的句子,眼中愤怒的小火苗燃烧的就越旺盛。

    “所有人都安安稳稳的不好吗?”

    “动不动就变数,动不动就生机……知不知道,这每一线生机,要牵动多少的‘天衍’?”

    “动态的数据变化越来越多,这是要累死我的节奏?”

    “一个个只顾着自己爽快……”

    “你们都很开心是吧?”

    “等着瞧!”

    大抵就是如此了。

    此刻,鸿钧执掌造化玉碟,感受着旋生旋灭骤然增加,又突兀消失的变数,时刻待命、不敢有一刻放松的他,瞬间警惕起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

    “巫妖大劫……关键时刻,是又要有什么幺蛾子?”

    他伸出一只手,抓向虚无就要将之重置,锁定变数,追查异变根源。

    但!

    在第一次,他失手了!

    什么都没有摸到。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道祖冷笑,从云床上缓缓起身。

    “这是在我的眼皮底下,玩一手瞒天过海吗?”

    “不过……整个洪荒有这本事的,能有二十吗?”

    “是谁?”

    “想要搞什么大动作?”

    “这般偷偷摸摸的……就让我好好看看罢,是这其中的哪一位,想要给我一个惊喜呢?!”
《洪荒之圣道煌煌》相关推荐: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韩三千苏迎夏烂柯棋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前任无双豪婿韩三千剑徒之路 遮天离天大圣当灾道衍生死命与运之六世轮回御道者仙界开拓者我家妹妹绝对不是普通人好命大侠恶名昭著之大侠饶命剑凌四雨一剑天涯一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