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龙王殿TXT下载 > 龙王殿 > 第950章 手伸的够长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50章 手伸的够长啊


    会所大厅内众人,战作一团。

    由于新来七人的加入,局势瞬间发生变化,原本占据上风的地狱行者,顿时不敌。

    吕晨见到局势大变,那隐藏在白色面具下的脸庞露出喜色,大吼一声,“宰了他们,邪神碎片就在楼上!”

    一听到邪神碎片,刚刚进来那七人,眼中都露出狂热的神色。

    最先出来那名侍应生打扮的地狱行者见不敌,大喝一声,“撤!”

    还在战斗中的地狱行者,猛然收招,同一时间朝二楼撤去。

    “杀了他们!”吕晨狂吼一声,追上二楼。

    一众地狱行者,冲进一间屋内,将门关死。

    吕晨追到屋前,一脚将屋门踹开,前一秒还显得有些疯狂的他,却在此刻,猛地楞在原地。

    吕晨面前,一女人长发飘飘,圣戒如同月宫仙子一般,就站在那里。

    看着眼前的女人,吕晨那面具下露出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是惧怕的眼神。

    这种惧怕,不同于其余地下势力看到萧阳时的那种,更像是小孩子对于长辈的那种怕。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吕晨脸上响起。

    那张被吕晨戴在脸上的白色面具,直接被抽飞出去。

    哪怕吕晨戴着一张面具,哪怕三年没见,月神依然,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人,就是自己当年从大雪山下捡的孤儿。

    吕晨伸手摸着自己火辣辣的侧脸,看着眼前的女人,张了张嘴,轻轻出声:“姐……”

    “啪!”

    月神又一巴掌,抽到吕晨脸上。

    “不要叫我姐!我没你这个弟弟。”

    可以看到,此时的月神,身体正在微微颤抖,由此可见,现在的她,到底有多么的生气,面前这人,在昨晚之前,都被她当做亲弟弟来看,可就在刚才,月神待在这间屋内,清清楚楚的听到,这个被自己当做亲弟弟的人,要将光明岛在这驻守的地狱行者,赶尽杀绝!

    “月姐,别激动。”费雷思从一旁走了上来,拉住月神的胳膊,劝了一声,随口看向吕晨,点了点头,“吕晨,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吕晨目光扫视着这间屋内,他看到了光明岛这些王者,每看见一名,他眼中的惊骇,就多了一分,当吕晨看到屋内坐在主位上那个人时,他眼中的惊骇,变成惊恐,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随便进都!”

    萧阳笑着从主位上站了起来,摇了摇头,“没有我不可能去的地方,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吕晨,三年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当初,是怎么才跑掉的吧?”

    “他当然记得清楚!”亚历克斯开口,“我们钻的狗洞,他吕晨怎么能不知?白池差点死在那条小巷,他吕晨怎能不知?”

    吕晨身后,一道不满的声音响起,“吕晨,你愣什么呢!还不快去把人宰了,东西拿回来!”

    刚刚新到来的那七人的领头走来,朝房间内一撇,这一撇,直接愣住。

    萧阳亦是看到对方,这一眼,让萧阳直接笑出了声,“呵,看样子,你们这背后的势力,比我想象中要大啊,这手,都已经伸的这么远了,好久不见啊,苏烈!”

    苏烈,当初萧阳入燕市,和苏家产生冲突,更是直接废掉了苏烈,包括苏家一家,但凡招惹萧阳之人,全都丢了性命。

    “是你!”苏烈瞳孔一缩,眼中顿时蹦出恨意。

    萧阳伸出右手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听你们说话的口气,你苏烈,应该不是才投靠某个组织吧,连燕市的古武世家都被渗透了,看样子,这盘棋,不小啊。”

    萧阳从兜里,拿出一个金属盒,打开盒子,捏住金属盒内的火晶,一脸好奇道:“刚听你们说,这个东西,叫什么邪神碎片?我给你们个机会,告诉我,这玩意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呼,如果不说……”

    说到这里,萧阳呲牙的一笑,“如果你们不说,我就一点点,捏断你们全身的骨头,将你们生生磨死。”

    萧阳话音一落,苏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面前这人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当初自己苏家,差点就被他灭了满门!

    苏烈带来的那些人,和吕晨带来的几人,此时也来到这间房门口,恰好听到了萧阳的话,他们不知萧阳身份,一人不屑出声,“大言不惭的东西,死到临头了嘴还硬的很。”

    “呵。”萧阳发出一道轻笑声,随后脚步向前一跨。

    “好快!”吕晨和苏烈两人,几乎是同时变了脸色,瞳孔一缩。

    就在萧阳这一跨下,萧阳本人已经站到刚刚那发出不屑之人的身前,而这个过程,他们没有一个人是能看清的。

    萧阳右手一伸,直接捏住刚刚说话那人的喉咙,那人想要反抗,却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在萧阳的强大实力面前,受过严格训练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般无力。

    在外人看来,萧阳只是轻轻伸手,就捏住那人的喉咙,而那人,却是一点反抗都没做。

    在捏住这人喉咙后,萧阳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同时左手抓住对方的肩膀,用力一捏。

    “咔嚓!”

    这是骨骼断裂的声音,在萧阳这一捏下,这人的肩骨,彻底被萧阳捏断,这种疼痛,会让人忍不住的发出痛苦的声音,可偏偏,他的喉咙被萧阳捏的很紧,一声都发不出来,只能看到脸色涨红,满脸狰狞。

    萧阳捏段这人的肩骨后,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继续朝其身上其余的骨骼部位捏去,那“咔嚓”声不断响起,骨骼相互摩擦的声音听得人寒毛炸起,就如同萧阳刚刚所说的那般,他将一个人身上的骨头,一寸寸的捏碎,这种疼痛,已经完全超出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被萧阳所捏住喉咙的人,被动的承受着身上的痛苦,他发不出一点声音,双眼开始不自觉的凸起,眼中透露着浓浓的绝望。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吕晨,还是苏烈,都只敢在一旁看着,一声都不敢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