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拯救男主攻略手册TXT下载 > 快穿之拯救男主攻略手册 > 第六十四章 晚归春,孤伴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十四章 晚归春,孤伴人


    林晚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的汗流浃背,走的眼泪都流干了,走的心忽然不痛了,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追过来。

    此刻突然觉得永安侯府好大,林晚东转西走来到了来到了永安侯府的一隅,与今日热闹非凡的侯府不同,这里安静的仿佛没有人一般,忽然有琴声传来,林晚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匾额,“晚归春”。

    进去便是一座小桥架在宽大的池塘上,右边是假山,左边的柳树将凉亭的风光完全遮掩住,林晚踏上那座小桥,循着琴声走了进去。

    一个穿着藕色薄纱衣裙的女子正背对着林晚抚琴,旁边站着一个丫头,前面是拿着戒尺的女先生,凉亭里只有这三人,林晚看了眼周围除了景观再无其他引人注目的便想转身走,却被那个眼尖的小丫头看见了。

    “那边是谁站在那里?”小丫头指着林晚的方向喊道,女先生和那位抚琴的女子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林晚无奈只能上前去告罪,总不能被人当成小贼抓住。

    林晚在这异常蜿蜒曲折的小桥上走了很久才来到那凉亭,没先道歉抱怨先脱口而出,“这路也太长了,明明从门口那里修一条直路很快就能走过来的。”

    “你懂什么,”小丫头不认识林晚,出口反驳道,“这是我们小姐为了培养不骄不躁的心性特意修的。”

    林晚回头看了眼那条路,确实够让人心急气燥的。

    “你还没说你是谁呢,”小丫头见林晚久久不回话,以为自己被忽视了很气愤。

    “我不小心误闯了院子,抱歉。”林晚回过头来对着那位小姐抱歉的笑笑,也看清了这位小姐的样子。

    这位小姐笑着摇摇头,“无事。先生可否休息一下,我想和这位小姐聊几句。”

    女先生点点头,放下戒尺,“就一会。”说完便离开了凉亭。

    那丫头见小姐不计较,又想和这人说话,知道自家小姐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场也识趣的退到了一边。

    “坐吧,”那位小姐浅浅一笑,“我这院子很久没来人了。”

    林晚顺着那位小姐指的方向指的方向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位小姐没有开口。她很美,肤如凝脂,眼眸乌黑,朱唇皓齿,略施粉黛,三千青丝柔软的散落在两肩,拥有了美人拥有的一切特质,却也有了丑女有的缺点,两颊处有着令人生厌的无数黑色斑点。

    那小姐见林晚一直盯着自己看,笑笑,“怎么,被它们吓到了吗?”

    林晚知道它们指的是什么,摇摇头,问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侯府还有个晚归春,你是谁?”

    “竟然有客人反问主人是谁的,也是稀奇。”那女子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林晚没有在意她话里的讽刺,反正刚刚已经听过最毒的了。“我叫林晚呢,你呢?”

    “沈霏雪,永安侯府的二小姐。”

    林晚忽然恍然大悟,一拍手,说道,“我说他们为什么一直叫沈南钰三小姐呢,我以为是因为她的父亲排行三爷,原来还有一个二小姐。”

    “怎么,从来没人和你提过我吗?”沈霏雪一抹冷嘲,却又似仿佛习惯了一般,并没有过多地哀伤。

    林晚如实的摇摇头,“没有,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侯府还有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二小姐,而且还如此美若天仙,没有了那黑色斑点必然是红颜祸水。林晚忽然想到了什么,心思立马动了起来。

    沈霏雪的柳眉星眼打量了一番林晚,笑道,“原来你就是最近在侯府里被人议论纷纷的林晚,今日一见果然不一般。”

    “我就当你夸我了,”林晚莞尔一笑,将敌意抹去,忽然抬手抚上沈霏雪的脸颊,擦了擦,疑惑道,“这黑色斑点如此逼真,二小姐也是费了一番苦心吧。”

    沈霏雪一直带着笑意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林小姐开玩笑了,这是天生的。”

    林晚将手收回来,把手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你今日的妆容不对,你把斑点涂在了胭脂上面了,虽然抹不去但是眼力好的一眼就看出来区别了,比如我。”

    沈霏雪此刻的脸终是冷了下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晚将手收回,狡黠的眨眨眼,“本来就是随便一猜,没想到还真的是。”她一个不会化妆的人可看不来这些,只是随意说几句诓骗她,没想到真的上当了。

    “如今这院子只有我们四个人,你就不怕进的来出不去吗?”沈霏雪冷笑道,秘密一旦有第三个人知道就会有无数个人知道,她不能冒险。

    “是吗,”林晚指了指隔了好远等在那里的女先生,“这次我是真的看出来了,从那个女先生走出去后,她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移开过这里,而且他见到我时异常警戒,和你的丫头状态完全不一样,那个丫头都不用你开口就自己退下了,说明她很了解你,所以她和女先生谁和你亲密一目了然。一个孤零零的院子里,一个不受宠的二小姐,还能有女先生教习,只能是监视你的。那我就能确保她不会眼看着有人死在这里,还是个衣着华贵的小姐。”

    等林晚分析了大半天,沈霏雪原本冷着的脸恢复了温度,“看得如此透彻的你为何会作出那么多不讨好的事情。”

    “就和你不得不被逼着待在这里一样。”林晚苦中带笑,叹了口气,“世上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不过是自己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

    沈霏雪在这个院子待得够久了,忽然有个人可以说到她的心里,她一时也将母亲的嘱托忘在了一边。

    “不仅没有随心所欲,还有无数的被逼无奈,”沈霏雪也跟着苦笑道,“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活还是为了别人活下去。”

    林晚看着沈霏雪的侧脸,真是美得不可方物。感叹道,“等你等到你的机会时,一定要邀请我观看,那必定是光彩照人的一刻。”

    “只是不知道会是哪一刻。”沈霏雪说道,“熬到了及笙礼过去我还依然没等到。”

    看着沈霏雪的脸,林晚忽然想到电影里周星驰对张柏芝说的那句“那我养你啊,”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那我帮你啊。”说完便后悔了,自己都泥菩萨过河,如何帮得了别人,还是一个蛰伏许久满是野心的人。

    “无论你此话真假,”沈霏雪满目真诚的看向林晚,“待我达成心愿之时,我都会让你看到。”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敢说出自己愿望的人。

    林晚看着沈霏雪的脸,忽然又想到孙俪演过的甄嬛,不知道把她放进宫里会不会是宫斗的一把好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