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宫墙春柳TXT下载 > 宫墙春柳 > 82.夺命高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82.夺命高湛


    天色微白,高湛已经开始在院中练剑了。

    荷儿轻步而至,叫了声“殿下~~”

    高湛气入丹田,收回了宝剑。

    “荷儿~~”

    “殿下…奴婢有话要说…”

    荷儿躬身以拜,很是恭谨。

    高湛怔了怔,笑道:“但说无妨!”

    “姐姐说,殿下要纳她为侧室了,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早膳过后,我就当众宣布此事!”

    “可是,奴婢有一事难得心安…”

    高湛见荷儿面色惶然,心下生疑。

    “何事?”

    荷儿吁了口气,叹道:“掖庭令那狗贼,素来觊觎姐姐的美色,当日在掖庭局时,他便对姐姐百般调戏,威逼利诱,姐姐…当然誓死不从…后来,掖庭令便常常苛待姐姐,逼姐姐吃馊饭剩菜,还动辄打骂,滥用私刑,害得姐姐遍体鳞伤,如今身上,还留下不少疤痕,不知殿下可曾发现?”

    荷儿是个聪明人,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她心如明镜,是以编织了一番真真假假的话,把高湛气个半死。

    “这狗奴,本王饶不了他!”

    荷儿咬咬牙,趁热打铁。

    “这尚且只是害了姐姐,可这狗贼,他还想抹黑殿下…”

    “他想做什么?”

    “当日,殿下曾向姐姐表明心迹,有意纳她为妾,可这狗贼,竟然还对姐姐纠缠不清,奴婢好言相劝,那狗贼竟说…竟说…”

    “他说什么?”

    “他说…只要姐姐敢嫁于殿下,他就敢放言,说姐姐是他掖庭令玩弄过的女人…”

    高湛气得一抖手中宝剑,咬牙切齿地骂道:“他这是藐视本王!他敢让本王抬不起头来,本王就让他人头落地!!!”

    ……………

    清晨时分,众人用过早膳,齐齐来堂中请安。

    令萱稍加打扮,涂了点淡淡的胭脂。

    今日是个特别的日子,自然心情大好,妆扮也隆重了些。

    “殿下呢…”胡王妃稳坐正中,信口问道。

    蔓弱答道:“殿下交待,有要事去宫中一趟…”

    令萱听了,心沉了下去,冷冰冰的。

    发生了什么?昨日还信誓旦旦,今日又要食言?

    胡王妃招招手,说道:“让我看看俨儿…”

    令萱脚步沉重,挪了过去。

    胡王妃看了看她,笑道:“鲁灵儿,今日脸色不错…”

    令萱胡乱答道:“是…三公子吃了两碗鱼粥…”

    “我是说你脸色好,不是说俨儿…”胡王妃一头雾水,接过高俨,又道,“这牙是怎么回事,才一岁就快长满口了呢…”

    令萱又漫不经心地说道:“王妃莫急…再过一岁…就齐全了…”

    “你今日是怎么了,答非所问,魂不守舍的?”胡王妃望了望令萱,些许诧异,些许关怀。

    “哦…奴婢有些头晕…”令萱话没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愿望再次落空,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

    高湛去了掖庭局,气势汹汹,一路上任谁阻拦,便拔剑相向,呼喝声声,为自己开路。

    “本王剑下之鬼,都要死个明白!”

    冲进掖庭令的屋子,高湛便将宝剑拍在桌案上。

    掖庭令见状,浑身颤抖,缩到了角落。

    “殿下莫杀奴婢…奴婢并无罪过啊…”

    “并无罪过?”高湛冷哼一声,一把将掖庭令拎了起来,“你有没有欺侮鲁灵儿?”

    “殿下饶命…容奴婢解释…”掖庭令吓得面色苍白,悬于半空,双脚乱蹬,连连作揖求饶。

    “狗奴,只说有还是没有!!”

    “没…没有…”

    “没有?那她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掖庭令哑口无言,他能说什么?

    说是自己为了一泄隐欲,用嘴咬的?

    “殿下饶命…奴婢于她有恩,于她有恩哪…”

    “无耻之徒,她被你折磨成这副模样,还敢说于她有恩?本王今日送你上西天,可算是莫大恩典了!!”

    高湛说罢,将掖庭令掷于地上,揪起他的脑袋,从桌案上拿起剑来,寒光闪处,鲜血飞溅。

    “咚”的一声,掖庭令的脑袋被扔出了门外,落在地上,双目圆睁,死想极度狰狞…

    …………

    崔公公听到消息,大吃一惊,先派了心腹,前往宣训宫通告太后,又等了一盏茶的工夫,这才去禀报皇帝。

    不用多说,他的心是偏着高湛的。

    “陛下~~”崔公公晃悠悠地来到太极殿,已过去了半个时辰。

    “何事?”高洋从文书中抬起头。

    “掖庭令死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死了?”高洋微皱眉头,却也不太放在心上,还顺手拿起一本折子,阅了起来。

    崔公公若有所思,答道:“听闻是他出言不逊,惹怒了长广王,被长广王杀死的…”

    “又是高湛!!”这一下,高洋暴跳如雷。

    崔公公吓了一跳,忙躬身拜道:“陛下息怒~~”

    高洋瞪着崔公公,怒道:“你又要为他开脱?”

    “奴婢不敢!!”崔公公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高洋旧怨在身,此时,崔公公只要一个字说得不当,就有偏袒高湛的嫌疑啊!

    “哗~~”一堆奏折被皇帝扫落在地。

    高洋气得团团转,与高湛的恩怨,早已无法释怀,如今又添新恨,更让他火冒三丈。

    “来人,笔墨伺候,崔庆隆,拟旨,朕要将高湛贬为庶人…”

    …………

    “殿下回府了~~”

    外面一声呼喝,就见高湛失魂落魄般,走了进来。

    “啊~~”高湛所到之处,吓得仆人们纷纷后退。

    在他身后,留下一个个带血的鞋印。

    再看他身上,也沾满了鲜血,脸上,手上,衣衫上,到处都是血渍。

    胡王妃忙迎了上去,待看清他身上的情形之后,又忙退了几步。

    “蔓弱,快看看殿下…是不是受伤了…”

    蔓弱上前将高湛扶稳,引至榻上,端茶送水,高湛一口气喝了好几杯。

    胡王妃远远地站着,不敢近身,怕血。

    “夫君…到底发生何事…哪来这一身的血啊?”胡王妃勉强靠近了些,往高湛身上打量。

    高湛只是不停的喝水,难以平息这满腔的怒火。

    蔓弱细细审视高湛,应道:“王妃无须担心,殿下身上并无伤口…这血怕是沾了别人的…”

    “别人的血…谁…谁的血…”胡王妃打了个寒战,一脸的惶然。

    高湛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说道:“掖庭令…那狗奴让我砍了脑袋…”

    胡王妃倒松了口气,说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死了活该,蔓弱,快扶殿下沐浴更衣,洗洗这一身晦气!!”

    蔓弱却皱起眉头,说道:“殿下何故杀这掖庭令,那终是宫里的人…会不会开罪皇帝…惹祸上身啊…”

    胡王妃一怔,随即释然。

    “有什么好怕的,殿下是真龙之身,管他什么祸患,都能逢凶化吉!!”

    蔓弱不解,凝神思量,也只是似懂非懂。

    “长广王接旨~~”

    门口传来聒噪之声,宫里有人来传旨了?

    胡王妃眉一挑,指着蔓弱骂道:“瞧你这张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高湛似是清醒了许多,站起身来,大声说道:“走啊,恭迎圣旨!”

    看来,高湛早知自己莽撞的行为,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才更加凛然。

    众人齐齐来到大院,跪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