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大道3000年TXT下载 > 大道3000年 > 038、探墓作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38、探墓作家


    陈建国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80年代的大学老师,待遇应该是不错的。

    可他得精神病前尚未结婚,按当时的政策没法分房子,只有半间集体宿舍。

    他得精神病以后,常年住在精神病院。

    集体宿舍拆迁了他也没能回来,结果就没他份儿了。

    等他从精神病院回来时,连块砖片瓦都没分到。

    后来,学校照顾他,给他补助了一点钱。

    要不是他父母在北城给他留了间平房,他都得蹲露天地了。

    “你看,就是那个!”

    范哲压低声音说。

    这些住平房的人家基本都在门口做饭。

    就用石棉瓦搭一下,勉强挡雨遮阳。

    这会儿离饭口还远呢,但已经有几户人家门前炊烟袅袅了。

    姜洋很怀念这种感觉。

    在他3000多年的人生经历中,大多数时候都是这种感觉。

    只是休眠醒来的这两个月一切都变了。

    姜洋正深深地吸一口低端生活的气息时,一转脸发现范哲也在跟他做相同的动作。

    “哈哈!”

    在那排平房前,有个头发花白的人在炊烟中忙碌着,三个小孩子吵吵嚷嚷围着他。

    跟城中心的孩子不同,他们都埋里埋汰、鼻涕兮兮地,反而真正有点孩子的样子。

    陈建国在锅灶前忙碌着,似乎在煮肉丸子。

    这年月,能吃的起肉的都是大户。

    连街上扫大街的大妈都开始谈论环保、谈论转基因的时候,这事儿就要不妙。

    装逼早晚遭雷劈。

    陈建国是因公致残,虽然职称停留在30岁的时候,但退休了怎么也有五六千元工资。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吃猪肉就吃猪肉,想吃羊肉就吃羊肉。

    那三个脏兮兮的小孩儿,一人抱一个小碗。

    陈建国给他们盛着汤、盛着丸子。

    耐心地叮嘱他们:“慢点吃啊,烫嘴妈打!”

    姜洋在一旁看着都直咽口水。

    范哲尽量放慢脚步,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等孩子们都捧着碗跑开时,陈建国主动打招呼。

    “范老,你好!”

    范哲快走几步,伸出手去:“你好啊,建国。”

    姜洋也连忙凑过来。

    “范老您今天怎么有空了?”

    陈建国用力握着范哲的手说。

    “唉,早该来看你啊。”

    “走!屋里坐!”

    一边往屋里走着,范哲一边介绍姜洋。

    “这是我朋友的孙子小姜”

    “嗯。”

    陈建国的神情举止一点看不出曾经是个精神病。

    但对姜洋这种阅人无数的人来说,多少还是能看出一点。

    陈建国的眼神比较敏感。

    从姜洋出现的那一刻,他似乎就心存戒备。

    陈建国是单身汉,屋子很逼仄。

    人走进来连下脚都得小心翼翼。

    但还是收拾的干净规整。

    范哲和姜洋在床边坐下。

    范哲四下打量几眼。

    “建国你现在状态不错啊。”

    “是啊,自从得了精神病我整个人精神多了。”

    “哈哈哈哈!”

    三个人一起笑了。

    “那些年多亏范老照顾了,不然”

    “唉,客气什么,我也是受了梅晓芙的委托。”

    说到梅晓芙,陈建国忍不住叹口气。

    范哲连忙把话岔开:“再说,江北大学很多本来应该给你的待遇,都没能给你争取下来。”

    “唉,我30年没去上班,他们最后还让我在讲师职位上退休,这已经相当不错了。”

    “必须啊!你是因公负伤!”

    “哈哈,也是啊,我这也算一种负伤”

    “那当然了。”

    姜洋在一旁附和,趁着陈建国心情颇佳,连忙试探着询问当年的事故。

    “陈老师,您能不能说说您当时是怎么负伤的?”

    “什么?”

    陈建国脸色顿时变了。

    有几分恐惧、有几分愠怒。

    姜洋感觉要不是冲范哲的面子,他都能跳起来下达逐客令了。

    范哲连忙解释说:“建国你别介意,我们这位小兄弟是位作家。”

    姜洋摆摆手:“网络作家,呵呵。”

    “呵呵。”

    陈建国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笑一笑。

    “现在年轻人不简单啊,一写就是几百万字,很了不起。”

    “呵呵,主要是兑水,再私藏夹带啥的。”

    “呵呵,那也不简单。小兄弟具体写什么题材啊?”

    “当然是倒斗儿了。”

    “倒斗儿?”

    范哲也偶尔了解些年轻人的网络语言。

    “就是盗墓的小说。”

    “应该叫探墓,呵呵。”

    陈建国点点头:“嗯,是不是像鬼吹灯那种?”

    “哎呀,陈老师也看过啊。”

    “嘿嘿,我在医院的时候限制看电视,就偷偷下载小说看。”

    “嗯,鬼吹灯写得不错吧。”

    “不错,感觉那个作者是我们的同行,应该是我的前辈了。”

    “哈哈,其实作者是个八零后。”

    “真的啊,可他描写的七零年代以前的事都惟妙惟肖啊,连语言都很贴切。”

    “哈哈,作家要是写什么都得去经历一遍那就麻烦了。”

    “但也应该掌握些基础知识,比如历史、地理、天文,甚至一些封建迷信”

    “嗯,所以想向您请教狮子山那次”

    陈建国叹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

    姜洋和范哲面面相觑几眼,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一会儿,陈建国才说:“狮子山那次其实不是古墓。”

    “那是什么?”

    “应该算是一个远古遗迹吧。”

    “远古?看资料上写,不是春秋时期吗?”

    陈建国苦笑:“根据碳十四测定,这个远古遗迹至少存在了一万年。”

    “一万年?”

    范哲吃了一惊。

    “那会儿应该是原始社会吧?”

    “按照历史记载应该是的。”

    “如果是这样,你们这次考古是重大发现啊。”

    陈建国苦笑:“重不重大又不是咱们说了算。”

    “是啊,我怎么听说这次考古出了大事故,有死有伤。”

    “唉,”陈建国重重叹息,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好一会儿,他突然瞪圆了眼睛。

    “你们相信这世界有傀吗?”

    姜洋和范哲吓了一跳,以为他又犯病了。

    “你这个”

    “别误会,我的意思死亡或许不是终点,而是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