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萌狐要修仙TXT下载 > 萌狐要修仙 > 第044章 难道想留下过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044章 难道想留下过夜


    夕阳西下,青城山上万籁寂静,站在清华殿外会看到青城山最北边的半空中,隐隐漂浮着几个黑影,黑影整齐划一一字排开,一同飘向北山峰。

    如众师兄们所想,他们被带到了思过潭。

    思过潭,顾名思义思过。

    它地处青城山最北最高的山峰北山峰,是青城山极寒之地,之所以称之为潭,全是因为这思过潭有一个万年冰潭。

    据了解,这万年冰潭一开始不过是山顶上的一则坑洼,由于常年雨水堆积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山顶湖泊。

    三万年一远古上神为救天下苍生陷入沉睡,她的灵宠远古神兽白泽神兽,悲痛欲绝肝肠寸断,迷落于此地。最后将自己封印在此,同上神一起陷入了沉睡。

    一夜之间青城山北山峰天寒地冻,湖泊结冰万年不化,终形成此时此景。

    第五任清虚派掌门清珏真人,特将此地重设封印,命为思过。

    至此,清虚派中所有犯了错的弟子全部都被安排在此,闭门思过。

    今时今日亦是如此,现下掌管清虚派戒律的是大师兄萧月溶,自大师兄下山后,这思过崖还是第一次迎来客人,当然一来就是五人,还是掌门的直系弟子。

    洛封尘将他们带来,自己独自离开,而余下面壁的人无不苦不堪言,想他们在青城山是如此的风光,却因为一顿火锅沦落至此。

    六师兄无不愧疚,若不是自己非要与那顽劣理论一二,也不会害的大家沦落至此。

    而制造这场祸端起因的迟遥,却被某人带回了净澜殿,站在净澜殿的果树下罚站。

    秋风萧瑟,这山间更是阴凉,迟遥饥寒交迫地站在果树之下,可怜兮兮地遥望着这果树上的红彤彤的果食。

    她下意识得吞下了口水,摸了摸扁如薄纸的肚子,悄悄地向西厢房的书房看去,此时的洛封尘正坐在窗前,拿着一本书品读,不时拿起笔写着什么。

    迟遥见他不曾观望,窃喜,正寻么着移动一下步子,却不想,她这微微一动反遭来书房内洛封尘的训斥。

    “不许动!”声音严厉苛刻。

    迟遥不服气地撇嘴,小声嘟囔着:还不如抄门规呢,饿死我了。

    时间又过了两刻,她终是坚持不下来,这一次索性一屁股坐在果树下耍起无赖,反正她的顽劣已经人尽皆知,至于这么听话吗?

    这么一想,她愈发的感觉理直气壮,伸手伸脚活动活动筋骨,意外地发现冷面师叔并没有训斥。

    迟遥沾沾自喜的同时又有些疑虑,偷偷地看去,发现书房内并没有人。

    “去哪了?”她暗自嘀咕,反正已经破了规矩,再加一条又何妨?

    她偷偷地跑去洛封尘书房的窗台下查看,书房内四下无人,书桌上放着一本被翻了一半的书。

    “奇怪,还真不见了。”

    疑惑归疑惑,但她更多的是兴奋,这么一来她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迟遥连忙摆正身姿,大模大样地走到那颗长满红果果的果树下,垂涎三尺地盯着果子,想方设法去摘。

    可是这果子太高,她找遍了大半个院子也没有一把合适的工具,无奈之下,只得找来木椅,将两把木椅放在石桌之上,高度刚刚好。

    就在她踩着木椅看着近在眼前的红果果窃喜之时,树上的果子突然一颗一颗的滑过,并且快、准、狠的通通砸到在她的头上。

    “哎呦!哎呦!”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她,匆忙的躲避,却一个不小心踏空整个人向地上栽去。

    小说里怎么说的,在美女一个不小心的准备栽跟头时,必定会出来一个白衣帅哥出来相救,拦腰一揽,画面唯美和谐,兴许还能来个一见钟情,传世佳话。

    可是,那是小说啊!!她也不是什么大美女啊!!

    迟遥任命的闭眼,果不其然在无比响亮的一声“砰”后,听到杀狐狸的惨叫。

    “哎呦!我的屁股!”

    她疼的倒抽一口气,趴在地上久久的不能动弹,就在她摸着屁股尝试着起身之时,从她的眼前匆匆走来一人,待她发现后,却又停下脚步。

    迟遥抬头,不是洛封尘又是何人?

    她气急败坏地站起,仓促地走到洛封尘面前,询问道:“师叔,是不是你,这么玩好意思吗?”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可怜兮兮的屁股,一日之内她竟因为吃栽倒了三次,头两次为了火锅,这一次因为果子。

    洛封尘紧张的神色渐渐舒缓,冷清的面容再次附上,刚才他不过是想给她小小的教训,殊不知这丫头竟真的会跌倒,白瞎了她这身修为。

    “你在质问我?”语气虽平缓却带着挑衅。

    迟遥一顿,差点被愤怒冲昏了头,连忙整理仪态,讪讪笑道:“师叔,刚才是弟子鲁莽了。”

    “饿了?”洛封尘瞟了一眼被她落得老高的木椅,无奈摇头。

    迟遥见冷面师叔难得露出关心的神色,抓住机会,撒娇道:“师叔,弟子从中午就未曾进食。”

    是的,她就是这么得寸进尺!

    “哦?”洛封尘挑眉,道:“难道是我的错?”他越发的喜欢挖苦这丫头。

    “不......不......”迟遥连忙摆手,道:“是弟子的错,还请师叔谅解。”

    她表面一副诚恳,坦然知错,但心中却把洛封尘上上下下骂了一个遍,一遍都不解恨,恨不得数千数万遍。

    洛封尘怎不知这小丫头的性格,只轻轻勾唇一副了然神态,不与她计较,从身后拿出一食盒,推到她面前。

    “拿着。”

    迟遥惊愕,瞪着双眼望向某人,迟疑道:“师叔,这是给我的?”

    洛封尘望了眼四周,耐心道:“这除了你还有何人?”

    迟遥傻眼,千想万想也没曾想到这冷面师叔会给他递饭,那刚才他消失……

    她盯着食盒发呆,难道是……

    倏然感觉不安起来,这家伙不会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害死我吧。

    “放心,无毒。”头顶忽然传来洛封尘意味分明的话语。

    迟遥的小心思被猜中,不知所措地收下食盒,弯腰行礼。

    洛封尘瞧了她惊慌失措的样,转身眉眼间的笑容晕开。

    “走吧。”

    “嗯?去哪?”不是她疑问太多,着实是她这师叔说话喜欢说一半。

    “去你的竹心小筑。”

    “啊?就这样?”

    “难道你想怎样?”洛封尘突然转身靠近若有所思一笑,那袭白衣有意无意的扫到迟遥的手上,耳边是他温吞的气息。

    “难道想留下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