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慧眼识夫TXT下载 > 快穿之慧眼识夫 > 第五十四章 任务开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十四章 任务开始


    “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白轻羽泪流满面。白轻羽看的清楚,她不在的这十年,晏崇过的就像是行尸走肉,如果不是仇恨支撑着他,他早追随着她来了。

    是啊,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惜往往事与愿违,留下的那个才是最最痛苦的,他想找到你,也是惘然啊!

    “你是谁?”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白轻羽一瞬间警觉了起来,之前她就感觉不对劲现在这种感觉真的是越来越强烈。

    “我是阎君啊,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阎王。”

    “这里是哪里,你刚刚的话又是什么意思?”白轻羽四处打量着,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刚刚的声音时远时近,让人分辨不出来声音的源头。

    “这里是囚禁你的地方啊,至于刚刚的话吗,字面上的意思,你不在地府,他即使死了也找不到你啊!”

    “囚禁我,为什么?人死了不都是去地府吗,为什么要囚禁我?我跟你有仇,我挖你坟了?”

    “咳咳咳!”白轻羽的话,让这个自称阎王的人一阵猛咳,过了一会儿才说“囚禁你自然是因为你需要惩罚,你不记得你前世是干什么的了,你杀孽太重,所以要在这里关上一百年除掉你身上的戾气才能让你重新投胎。”阎王说。

    “放屁!我杀孽重?我们当时的教官杀孽岂不是更重,我杀了再多人也是成年人,而他呢,百无禁忌尤其他的罪孽岂不是更加深重吗,那么我问你他呢?我不懂你们的规矩,但是你也别想骗我,如果像我这样的人都被单独关着的话,那么我想问问你,地狱还有人吗?”

    聪明人果然不好糊弄,但是聪明人也有弱点。

    “你想去地狱?”阎王问。

    “哼,我想回人间,行?”白轻羽这句话只是冷嘲。

    没想到阎王沉默了片刻说“也不是不可以?”

    白轻羽一愣,接着有些急切的问“你说什么?”

    “你想要回人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付出一些代价。”话音落下,白轻羽就看见自己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慢慢的清晰,一个中年英俊大叔慢慢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人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很现代,也很时尚,一点没有传说中的青面獠牙。大叔接着说“我们现在的世界其实是多个平行空间组成的,每个平行空间都会有一个时间碎片,你只要像你前世一样做够了任务,集齐了时间碎片就能扭转时空,回到你出车祸前夕。”

    “杀人?地府也有搞不定的人吗?”白轻羽前世就是杀手,她的任务就是杀人,所以阎王一说做任务她条件反射的就是这个。

    “说什么疯话,你没听说一句话吗,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人的死亡时间早就在生死簿上了,你的任务不是杀人,某种意义上是在救人。你知道总有一些人死后因执念太重逗留人间不肯走,所以你的任务就是完成她们生前的心愿,乖乖的来地府投胎,毕竟新社会了,地府也应该与时俱进讲究个人权的吗?”

    白轻羽想了一下问“时间碎片我要集齐多少,如果时间太长我不去。”

    一听有门,于是阎王赶紧趁热打铁说“时间碎片就像是一个拼图,等你把碎片集在一起,能够拼成一把光剑的时候,你就成功了,当然不会让晏崇等不及的,每个界面都有一个时间差,如果你认真完成任务的话,时间足够,如果任务完成的好,还会奖励你更多福利,助你完成。”

    不知道为什么,白轻羽总觉得事情不太对,但是左右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回去,所以不如索性赌一把。

    “好,我答应你,但是在这期间我不希望晏崇有事,这点你还能保证吧?”

    听她答应,阎王松了一口气说“能,这样,我这里有一片玉简,辅助你任务的,融会贯通一下,然后我就送你过去。”

    “好!”

    阎王也不打扰她,直接遁了。

    看着手中巴掌大小的一块儿长方形玉简,白轻羽忘了问这东西要怎么融会贯通了,难道要吃了?

    刚这么想,就见手中的玉简慢慢的飞了起来,悬在白轻羽的上空,发出莹莹的温和的白光,照着白轻羽的周身,而后像是有生命一样,化作一缕白光突然钻进了白轻羽的脑中。白轻羽的头先是一阵钝痛,大约十分钟之后才有所缓解,一段不属于她的信息清晰的印在脑中,那是一段关于西医外科医生的一段医疗知识,以及所相关联的手术笔记。手术笔记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记的,清清楚楚,在自己的脑子里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这是多了一个技能吗?

    开小差也就这么一会儿,之后白轻羽又坐下闭上眼睛仔细的回想自己脑中的东西,就像阎王说的那样,把它融会贯通。

    阎王并没有走,而是在暗中观察着白轻羽的一举一动,看她就遵照他的说法在慢慢消化他给的东西之后才默默的离开。

    在地府深处一个黑暗的类似于祭坛的地方,一个男人静静的坐在这里,他的周围都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画的特殊符号,淡淡的发着光,美丽又圣洁。只是阎王知道这些看似圣洁的蓝色光纹的威力有多么巨大,就是它们把这个天之骄子困在了这里近一万年。

    也许是听到了声音,男人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如果白轻羽在这里,她一定惊讶于这男人和晏崇的相似,甚至可以说这人就是晏崇成年后的模样,只不过这人穿着一身绣着红色彼岸花的黑袍。

    “你来了?”

    阎王很是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说“她已经答应了。”

    听他这么说,男人微微弯起了嘴角。

    “快快快,轻羽快点起来,刚接到通知,西城区文化大街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主任让我们组立刻过去。”一个较焦急的声音在白轻羽旁边催促。

    白轻羽不明所以,她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闭关修炼呢吗,难道这就开始第一个任务了?这个阎王好歹通知一声啊!

    想是这么想,白轻羽还是跟着叫她的人快速的上了急救车。

    当救护车的喇叭屋里哇啦一通乱响的时候,坐在车里的白轻羽脑袋一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纷至沓来。

    这个人也叫白轻羽,今年二十五岁,是刚从名校毕业的医学博士,按理说这个学位的人不应该在急救室,再没经验也应该在门诊,但是没办法,她刚刚到这个医院工作没多久,就被副院长的公子哥看上了。她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自然看不上这样一无是处的二世祖,一番追逐之后,公子哥恼羞成怒,让他老爸随便的寻了一个错处,就把她发配到这里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想在工作上有一番建树的她不亚于是晴天霹雳,但她还是努力的工作着想着只要自己肯努力,领导一定会看到的,到时候能够再把她调转回去,可惜就是这次急救,因为同一组的另一个医生的疏忽,耽误了一个病人的病情,导致这个病人不治身亡,最后的结果就是医院为了息事宁人,推她出来做替死鬼,她被吊销了行医执照不说还被那家病人家属逼得走投无路,最后跳楼身亡。她的愿望就是摆脱现在的命运,成为一个优秀的心外科专家。

    而现在白轻羽就是来到了她生命的转折点,这个要命的急救。

    整理脑中的凌乱的记忆也就是十几分钟,等到她的大脑恢复清明的时候,文化路也快到了。

    这起车祸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和一辆棕色的suv撞在了一起。suv还好但是小轿车破损严重,车门变形,驾驶室的安全气囊已经弹出来了,驾驶员此时坐在驾驶室里昏迷不醒。

    “谁他妈让你撞我车,你给我出来!”suv车里没人,想必这个在交警制止下还依然我行我素要去找小轿车算账的人就是那个suv的车主,一个酒驾的人渣。

    医护人员快速就位,但奈何人没有从车里挪出来,他们有些束手无策。

    “主任我们就这样在这里等吗?”一个小护士问他们团队里另外一个四十多岁医生打扮的男人。

    “要不怎么办,人在车里,我们也没有办法,等消防员吧。”这位主任说到。

    按程序来这是最保险的处理方式,保护自己不被家属误解不被家属找麻烦。

    小护士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站在一边不吭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开始白轻羽就觉得她的眼睛似乎有些不一样,具体有什么不一样她有说不上来,似乎比以前看的更加的清楚了。

    刚刚他们主任这么说虽然没有问题,但是知道前因后果的她知道,这人现在正处在危险中,如果晚一会儿可能就去见阎王了。

    这么想着她就向前走了几步,那边消防队员已经开始设法要把人从里面往出拉了。

    他们本来就离得近,走了几步之后就完全能够看清楚里面人的情况。

    白轻羽清楚的看见,里面的人呼吸沉重,脸色涨红,似乎喉咙里面有东西在阻隔着他的呼吸。

    他的喉咙有痰吗?

    白轻羽这么想着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只见眼前的东西一层一层的虚化,最后居然让她看清了那人咽喉里面的东西,不是痰而是血块儿。

    喉咙处有血块儿,腹腔很可能已经内出血了。

    白轻羽又走近了几步,这几步已经距离那辆被撞坏的小汽车几步之遥了,等她再集中精力的时候,这人的一切病症她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

    因为猛烈撞击使得他的肋骨骨折伤了内脏,腹腔内大量出血导致的血液凝结堵在了咽喉处。

    病人的这种情况很显然已经等不到消防员把他从车里拉出来了,呼吸不畅憋就能憋死他!

    如果他死了她也完了,没经他们主任允许,白轻羽快速上前,在消防队员还没有来的及反应的时候,她已经到了挡风玻璃那。这么剧烈的撞击,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挡风玻璃居然已经成蜘蛛网状了还依然顽强的行使着它最后的职责,挡风。

    白轻羽拿起旁边消防员放着的工具,从副驾驶位几下砸开了玻璃,就在消防员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就见她从挡风玻璃处进去,左手拿出一根医用吸管,右手用力掰开了病人的嘴,快速且轻柔的把管子下到了这人的咽喉处,接着她在这边用力的吸,之后离得近的消防员就看见,白轻羽一口一口的向外吐血。

    两分钟后。

    “你还醒着吗?保持好呼吸,坚持一下,如果你这个时候不能自主呼吸的话,为了救你的命,我会用笔管扎破你的喉咙,所以坚持住!”

    那人似乎真的听见了,眼睫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

    见伤者似乎是稳定住了病情,消防员们急忙动作了起来,只是车内本身就狭窄,再加上经过剧烈撞击挤压,就更加的狭窄了,白轻羽此刻还是趴在前机盖子上,探身进去的。为了方便消防员救助,白轻羽在伤者病情稳定了之后就要从挡风玻璃前出来。

    只是她刚刚后退一步,伤者似乎有心灵感应一样,呼吸立刻急促了起来。

    之前忙着救人,白轻羽并没有认真看这个倒霉的人,现在才扫了一眼,虽然他一身血污,已经看不太出来他的样貌了,只是还能依稀分辨的出,这个人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和她一起出车祸时的晏崇,也许是移情,两个影子慢慢的重叠,白轻羽的心突然一软。

    伸手拍了拍因为恐惧而呼吸急促的伤者的肩膀。

    并轻声安慰“坚持住,我就在这里,别怕!”

    也许是她此时的声音太过温柔,伤者的呼吸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题外话------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