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锦缘绣程TXT下载 > 锦缘绣程 > 第四十五章:浮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五章:浮动


    宋筱河却并不说了,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三姐姐心里明白,二姐姐也明白我的意思,妹妹我就不讨人嫌了,做那揭人伤疤之事。”

    宋筱沐抿了抿唇,想要出言反驳宋筱河,可是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开口才最有力度。

    对于自己爹娘在伯府的地位和权力,她自然是知道的。

    大伯虽然是伯府长子,可是伯爵到了祖父这一代,便五世而斩,没了爵位继承,这嫡长与嫡次子谁更受重视,就只看祖父和祖母的心意了。

    显而易见,大伯与她爹相比,在讨好人这一方面还差的远,久而久之,在祖父祖母心中,若说她爹是个宝,大伯与那草也没甚区别了。

    三叔倒是比大伯略好些,可是也比不上她爹,且三叔向来不喜管事,行事又大大咧咧没个章法,祖父祖母虽说对他还好,但并不看重他,可以说这伯府的财产大半都握在她爹娘手中。

    可是即便如此,她和姐姐的吃穿用度也比不得外面那些普通的富户小姐,爹娘手中的钱财莫非真的都给了兄嫂。

    宋筱池的嫁妆采买回来后她也看了,都是些样子货,看起来还成,可是稍稍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并不值几个钱,就这邓嬷嬷还说,要不是有谭老夫人给的银子,不能做的太难看,否则就一身嫁衣一顶小轿抬出去了事。

    宋筱沐原本并没有将宋筱池的情况结合到自身,毕竟她的父母可不像大伯大伯娘那般无用。

    可是很多事情没人提醒的时候,一切都好,自我感觉优越,一旦有人撕开了口子,哪怕是极小极小的口子,那气便能呼呼的往外漏,而很显然,宋筱河的话在宋筱沐心中留下了一道口子,而且她想的比宋筱河说的更多。

    宋筱沐看了宋筱湖一眼,最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宋筱湖头上的赤金点翠梅花簪。

    那金灿灿的簪子刺的她眼睛生疼,即便如此,宋筱沐也忍着没有眨眼。

    这支簪子是母亲买给二姐姐的,还有那套漂亮的雪青色撒花裙也是母亲买的,今日二姐姐并没有穿上身。

    不过她现在穿在身上这件浅紫色曳地望仙裙,也是新做的,按照母亲说的,二姐姐要说亲了,所以无论是衣裳还是首饰,都先紧着二姐姐,她本是可以理解的,也相信自己以后所得必不会比姐姐少,可是现在再看二姐姐这一身装扮,为何觉得这般刺眼又刺心呢?

    宋筱湖何等敏锐,在宋筱沐将目光投注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心思浅薄的妹妹因为宋筱河的话产生了浮动。

    宋筱湖微微一笑,“四妹妹在操心我们之前,不如先操心一下自己吧,我记得四妹妹这身衣裳可是去年冬天的旧衣裳吧?”

    宋筱湖点到即止,拉了宋筱沐一把,“三妹妹,我们去给大姐姐添妆吧。”

    宋筱沐感到自己的手被宋筱湖捏了一下,她知道这是二姐在提醒自己不要被宋筱河几句话就挑拨离间了。

    宋筱沐对宋筱湖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像是恍然大悟的神色,很是信服的跟着宋筱湖一起往锦霞院走去,只是心中荡起的那道涟漪却没有那般快的恢复平静。

    宋筱池正在明轩居和房氏乔氏说话,并等着宋安铭那边的消息,只听珍珠进来禀报道:“太太、大奶奶、姑娘,三太太过来了。”

    房氏一愣,杜氏和夏氏可是很少来明轩居的,今个夏氏怎么来了。

    “快请进来。”不管心中如何疑惑,房氏还是立刻吩咐珍珠。

    夏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尚未和房氏打招呼,一眼便看到坐在房氏下首的宋筱池,忙道:“哎呦,大姑娘在这里,那河姐儿她们可要扑了个空。”

    乔氏和宋筱池给夏氏见礼,闻听夏氏此言,乔氏颇为诧异的问道:“三婶这意思是,四妹妹去了大妹妹的锦霞院?”

    “不止你四妹妹,还有二姑娘和三姑娘呢,她们可是去给大姑娘送添妆礼的。”

    夏氏笑呵呵的道。

    提到这门糟心的亲事,房氏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只不过她一向与人为善,生性懦弱,做不出在夏氏面前摆脸色的事,因此只得强笑应了一句,“可是让三个侄女破费了。”

    又对宋筱池道:“既然如此,你快回锦霞院招待几位妹妹吧。”

    宋筱池站起来应了声“是”,看了乔氏一眼,乔氏微微点了点头。

    房氏心性纯直,没有那么多弯弯拐拐,夏氏这忽然上门,谁知道来说什么,就怕房氏糊里糊涂的又中了套。

    虽然夏氏与杜氏相比,要好上那么一些,可是在房氏那里,这两个妯娌可都算的上豺狼虎豹。

    宋筱池带着珊瑚回了锦霞院,在路上正碰上宋筱湖的丫鬟烟云,看到主仆二人,忙迎了过来,宋筱池不等她说什么,只淡淡的道:“走吧。”

    烟云一愣,大姑娘怎么这般冷淡?

    不过看着宋筱池淡淡的神色,她将要出口的话硬是咽了下去,不敢再说出口,跟在珊瑚身边一起回了锦霞院。

    “大姐姐今日没有去给祖母请安,我们还以为大姐姐病了呢,本来准备明日来添妆的,只不过想着大姐姐可能身体不适,所以想来探探病,顺便将添妆礼给送了。”

    宋筱池一进门,宋筱沐便笑嘻嘻的道,她一双眼睛骨碌碌的在宋筱池全身上下转了一圈,故作诧异道:“原来大姐姐一切安好啊,二姐姐、四妹妹,原来是我们多虑了呢!”

    宋筱湖坐在桌边,右手手臂搭在桌上,纤细素白的手指从浅紫色绣着精美花纹的袖袍中伸出,轻敲着手中廉价的粗陶茶盏,黑褐色的茶盏衬得那只修长的手指越发白皙。

    只听宋筱湖漫不经心的劝道:“三妹妹,大姐姐没生病自然是好事,我们只不过费些脚力,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大姐姐,祖母可是担心的很,她老人家年纪大了,我们做晚辈的也不好总让她老人家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