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红尘小仙TXT下载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九章最后的诀别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十九章最后的诀别


    陈风走了,带着满意的笑容。他觉得,这次,自己的如意算盘一定能够打响了。

    等看不到陈风的影子,云无痕方收起目光。他整顿心情,重新审视自己所处的“思过崖”。顾名思义,“思过崖”是临着悬崖的。或许是,当初不知是墨山的那位高人,在选择此处住址时,考虑到了它的使用之功效,故而把它建在整个墨山的最高峰。

    前文说了,墨山有五个山头,大同峰,伏魔峰,九宫峰,非攻峰,兼爱峰。这个“思过崖”不属于五个山峰中任何一个。抑或,严格的说,“思过崖”也不属于墨山。

    站在思过崖,云无痕可以一览墨山了。墨山的走向俨然就是一个腾飞的巨龙,大同峰是龙头,兼爱峰是龙尾,其余的三个山峰分为龙的麟须了。而“思过崖”便是龙最前面的一个圆珠了。

    所以说,“思过崖”是独立于墨山而存在的山峰。但就是站在这里,云无痕心中就不自主的升起一股油然的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因而,在这里思过是再合适不过了。

    日傍西山,山风徐徐,云无痕回到了山洞。山洞中有一个石凳子,已经被磨得很光滑了。可以想象,在云无痕之前,有多少人来这里思过了。可云无痕觉得自己与那些人并不一样。那些人或许是有这样,抑或是那样的罪过。可云无痕并不认为自己有罪。

    他实在是想不通,墨山那么多的弟子,师尊为什么非要针对他。从他进入墨山,师尊就不喜欢他。莫非,师尊是知道他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潜心的修行,而是另有他意?

    可即便是如此,师尊也不该对他另眼相看。因为玉清仙曾告诉他,墨山的宗旨是兼爱非攻,天下大同。一个兼爱的人怎么对他冷眼相对。

    还有,云无痕想不通的是自己身上的“先天之怨”是什么?从玉清仙的神情中,云无痕能看得出来,他身体里的“先天之怨”很邪恶,以至于玉清仙都束手无策。可是,云无痕想不通,自己身体上有什么“先天之怨”,自己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已经十四了,这十多年,他所听到了别人对他最多的评价便是说他是个普通的人。

    当然,对于他来说,能做一个普通人是很开心的事情。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木蓉在一起,普普通通的活一辈子。他也知道,木蓉心里也是这么想。他甚至于都想好了,在木蓉十四岁的生日的时候,他就要向木昇说明,他要娶木蓉为妻了。

    只是,算命先生的出现,不,应该说“黑袍道人”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改变了他的命运。想到了“黑袍道人”,云无痕便想起自己卖剑时“黑袍道人”对自己的无礼要求。云无痕记得,黑袍道人当时说的一句话便是要激发云无痕心中的“先天怨气”。如此说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和“先天之怨”有关系了。

    云无痕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除了有些饥饿的感觉,他并未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先天之怨’,你给我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云无痕用手拍打着肚子,大声的说。

    愤怒归愤怒愤怒后,仍然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云无痕叹了口气,靠着石壁坐下来,他实在想不通,自己身体怎么就有了“先天怨气”了。

    “或许,老爹知道。”云无痕心里说,“等见到老爹,我一定得问问老爹。”

    云无痕暗自的打定了注意,不过,他心里依然有些狐疑,因为他不能确定老爹会不会告诉他。自己出来已经有了好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老爹一个人怎么打铁了。老爹的腿脚本就不好,想来,这段时间一定吃了不少的苦了。

    虽然冯铁匠老是打他,可云无痕并不嫉恨冯铁匠。这个世上哪里有儿子嫉恨父亲啊。

    想好了父亲冯铁匠,云无痕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另一个疑问。父亲姓冯,墨行子为什么要叫自己云无痕?还有,自己临出门时,冯铁匠给云无痕的那个玉佩,上面的云字又是什么意思?

    诸多烦心的事情一齐涌上了心头。云无痕的头有些大,他用拳头使劲的砸了自己的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当他的脑袋稍稍的清醒了,肚子又开始“咕咕”的响了。云无痕的脑海里立刻付出陈风招待自己那半个月,他所给自己吃的山珍海味了。

    墨山虽说是修仙的仙家之地,但墨行子对于门下的弟子的饮食问题从来都不过问。用墨行子的话说,修行是个人的事情,一个连自己的嘴巴都管不住的人,只能在红尘中沉浮了。

    在陈风带着云无痕吃山珍海味前,云无痕所吃过最好的饭菜便是在吴镇客栈里,凤绫儿花钱买的一个烧鸡了。当时,烧鸡便是人世间的至尊美味了。当他吃过真的山珍海味后,云无痕才为自己十多年的甘苦的日子而心有不甘了。

    思来想去,云无痕还是决定到山下寻些食物了。他来到了悬崖边,看着下面缭绕的烟雾,云无痕有些害怕。尽管陈风带着他做了一次的示范。要他再次从这里跳下去,云无痕真的是不敢了。在悬崖边站了片刻,云无痕又反身回到了洞里。回到洞里,肚子就开始咕咕的叫,云无痕不得不又来到了悬崖边。可是,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云无痕又不敢跳下去。

    如是再三的好多次。最后,云无痕想起了老鬼的话。那是云无痕在跟老鬼学武的最后一天,前一天,老鬼告诉云无痕,明日是最后一日了,他希望云无痕能早点来,他好把毕生的绝学传授给云无痕。云无痕记住了老鬼的话,天还没有亮,云无痕就去了“枯树幻境”。

    “枯树幻境”,是老鬼告诉云无痕的一个新的东西。

    云无痕一直很纳闷,自己每天自由的来这里,为什么老鬼不出去呢。要知道,老鬼身上可是肩负着血海深仇呢,他出去复仇不是正合她意吗?

    “你以为我不想出去吗?我是不能出去。”老鬼低下头,虽然他已经没有脸了,可云无痕依然能从他不停颤抖的肩膀感受到他的痛苦。

    “为什么啊?”云无痕问,“这里并没有人看守你啊。每天我都是自由的进出这里,你为什么就不能出去?”

    “对于你来说,这里这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可对于我来说,这是关押我的铜墙铁壁。”老鬼说,“他们发现我偷学了墨山的武功后,就抓我去了戒律堂。再去戒律堂的路上,我偷跑了。相比老马已经告诉你了。我没头没脑的跑,最后跑到了‘无底洞’了。”

    “你真的去‘无底洞’了?”听到老鬼说及“无底洞”,云无痕的眼睛立刻放射出了振奋的目光。他来墨山的日子不长,可他关于“无底洞”的传闻可是没少听说了。除了老鬼外,还真没有人进入过“无底洞”呢。云无痕当然想听老鬼说说他进了“无底洞”后都是看到了什么。

    很遗憾,老鬼看出了云无痕的心思,但老鬼并不打算告诉云无痕任何关于“无底洞”的事情。

    “我从‘无底洞’出来后,戒律堂的墨凡子便用法术,结界了‘枯树幻境’,把我困在这里,你看到了这里的荒凉,并不是真正的荒凉。只不过是心中的沙漠罢了。至于我存在的这个地方真实的环境,除了墨凡子外,没有人知道了。”

    顿了顿,老鬼继续说“对于你来说,这里是不真实存在。可对我来说,这里是不可逃避的牢笼了。我在这里快一百年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这里,可我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对于偷学武功,墨山的法规很是严厉。在我入墨山之前,师姐交给我一些武功,被陈风知道,他告诉了戒律堂的墨凡子,墨凡子让他们费了我的武功,并把握逐出墨山。他们既然发现了你偷学武功,为什么不废掉你身上的武功啊?”云无痕问。

    说完,云无痕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老鬼。老鬼并没有像云无痕所期待的那样给他解答。而是给了云无痕一脚。老鬼的这一脚可是用上了七成的力道,云无痕被老鬼给踢飞了,要不是云无痕会武功,就老鬼这一脚,以前的那个云无痕已经断气了。

    “你这么早来着干什么?”老鬼问。

    云无痕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被摔痛的肩膀,说“你让我来,说是今日是最后一日了,你要教我最厉害的招式。”

    “你想学吗?”老鬼问。

    “当然想学了。”云无痕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

    “既然想学,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问东问西了。”老鬼瞪了云无痕一眼,说,“在我告诉你厉害的招式之前,我先告诉你的道理。人生在世,要多做少说。有些麻烦,都是出自于口。江湖更是如此,江湖人都是口是心非,你和他们交往,最好少说话,用心去观察,这样才能避免被他们欺骗。”

    云无痕点点头,说“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