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我的末世有问题TXT下载 > 我的末世有问题 > 第62章 向黑恶势力低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2章 向黑恶势力低头


    赵杠杠从没想过自己会死。

    因为他知道,他是不会死的。

    但这次,他就这么突然地死了。

    没有异宝,也没有神功,甚至连在仙剑世界存在的鬼魂,他都没有成为。

    只是在剧痛之中,他感觉自己本来沉甸甸的大脑,突然变得轻盈。

    他还有一些话想说。

    然而,一切的感知就此失去。

    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

    也停止了,大脑的活动。

    ……

    “也许我能一试。”一直漂浮在云天河身后,没有出声的魁召突然说道。

    “啊!魁召你有办法救杠哥吗!太好了!”云天河闻言立刻站起来,喜不自胜。

    韩菱纱倒没有表现出惊喜,甚至心里依然有些仇恨魁召,哪怕理性告诉她魁召只是奉云天河父亲之令行事。

    但有些情绪,本来就不讲道理。

    “不敢妄言,只能说尽力而为。”魁召的声音依然淡漠。

    “那你快试试吧。”云天河催促道。

    魁召点点头:“遵命。”

    只见魁召如同之前释放混元风时一般,将双手在腰间轻微合拢,身周泛出点点绿光,然后随着魁召双手的挥动,绿光逐渐凝聚于其胸前三寸处,形成了一团不断变幻着的光团。

    “如沐春风。”魁召这一次说出了仙术名。

    魁召轻轻地将光团推出,随后,光团便化为一道温暖轻拂的光辉,如四月里带有花香的春风,吹拂向两人一尸。

    “咦……”云天河惊奇地看向自己的手掌,上面之前被混元风切割出来的伤口,此刻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呼……”韩菱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觉因为之前受伤消耗的体力一下子恢复了不少。

    就连因为赵杠杠的死去而带来的精神上的巨大疲惫,被这风一吹,居然也感觉舒缓了许多。

    虽然心情依然伤感。

    充满生机的光辉笼罩了赵杠杠的身体,如雨润大地一般,渗入了赵杠杠的身体。

    魁召施完法,便停住不动。

    云天河新奇一阵后,便也将目光注视向赵杠杠。

    韩菱纱充满悲伤的双眼,希冀地看向躺在自己怀中那人,那双空洞的双眼。

    光芒渐渐消散,那双不瞑的双眼,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可恶……”云天河用力地锤向一旁的冰壁。

    韩菱纱则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魁召无言。

    “呃!”

    韩菱纱不可置信地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一双充满焦急与真诚的眼眸。

    “菱纱我真不是见色起意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年。

    ……

    死了就是死了,不会有什么感觉。

    一旦有感觉,那就不算是死了。

    乍然复活,思维还停留在死亡前的赵杠杠,连气都没换就迫切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此刻正躺在一位少女的大腿上,更不知道的是,那位少女正低下头,哀伤地注视着他,因此……

    ““菱纱我真不是见色起意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咚!”

    “好痛!”x2

    云天河:“……”

    魁召:“……”

    最终还是云天河神经大条,最快反应过来,兴奋跳到赵杠杠的身边,开心地说:

    “太好了杠哥!你真的被魁召救活了!”

    被一下撞回少女大腿上躺着,此时还处于头晕状态的赵杠杠并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恶……亏我刚刚还为你那么担心,结果你就用头槌来报答我吗!”

    虽然用手捂着剧痛的额头,虽然是抱怨的语气,但韩菱纱心中的喜悦却是再明显不过。

    “我……”赵杠杠迷茫地摇了摇头,抬起双手,感受着无比真实的存在感。

    “复活了?”

    ……

    躺在韩菱纱大腿上好不惬意的赵杠杠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复活的。

    虽然韩菱纱此刻恨不得一拳头把他重新锤回地府去,但看在他是个病号的份上也就忍了。

    云天河与韩菱纱都以为赵杠杠是被魁召的如沐春风仙术救活的。

    但施术者与受术者知道,原因不是那个。

    赵杠杠与魁召都知道,如沐春风没有将人还魂的能力。

    而魁召之所以明知如此还要做,更多的,是为了展示一个态度。

    但现在,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天赋异禀,将如沐春风练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

    “对了,你刚刚醒来大喊的什么啊?说得又快又急,都没听清楚。”

    因为离得太近,当时注意力又过于集中,再加上头槌,韩菱纱并没有听清赵杠杠复活时的那段话。

    “额……”临死时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秘密都想说,什么想法都想坦白。

    可一旦复活,该怂的还是要怂。

    赵杠杠正准备打个哈哈糊弄过去。

    “杠哥那时候说的是,‘岭沙饿真不是剑蛇起衣饿衣惊认识你石年了’。”云天河在一旁认真地回答道。

    赵杠杠:“???”

    韩菱纱:“???”

    你是怎么听成这个样子还把它不换气地念出来的啊!

    其实倒不怪云天河,毕竟把这一段话不换气并且又急又快地念出来,能听清的还真没几个。

    “主人,杠哥那时候说的应该是,‘菱纱我真不是见色起意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魁召飘在云天河一旁,不紧不慢并且同样不换气地将那句话纠正道。

    紧接着还进行了补充:“按照正常说法,应该是‘菱纱,我真不是见色起意,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哦!原来是这样!”云天河恍然大悟,但随之又疑惑道:“那见色起意又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赵杠杠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连身体上的酸软无力都无暇顾及,连忙从少女温软的大腿上离开,一咕噜地滚到了一旁,然后翻身忙不迭地说道:

    “菱纱你听我解释!”

    但此刻看清韩菱纱表情的赵杠杠,却一下子愣住了。

    “解释什么?解释什么叫见色起意吗?”韩菱纱露出了促狭的笑容。

    “安啦安啦~不用那么紧张。”韩菱纱轻轻摇了两下右手,然后便站起身子,拍了拍腿上的尘土。

    没有过这类事件应对经验的赵杠杠,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快起来啦,你才醒来没多久,地上又这么凉,小心受寒。”

    韩菱纱快步走过来,将趴在地上的赵杠杠扶起,左手挽着他的右臂,右手扶着肩,令其倚靠在自己的身上。

    与之前享受韩菱纱膝枕时的情况不同,那时候赵杠杠才苏醒不久,还处于懵懂状态,随后又发生了许多问题与情况,让他没有太多心思去享受旖旎风景。

    但现在,第一次与年轻貌美的异性如此亲密接触的赵杠杠,感受着韩菱纱娇嫩手臂的触感,以及那隐约传来的朦胧的温软,不由得瞬间心猿意马,神思飘飞起来。

    “冷静!冷静!”

    “赵杠杠你可是阅尽千片的老司机!”

    “不能丢百度网盘高级会员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