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天学仙术TXT下载 > 我在诸天学仙术 > 第177章:那是江湖2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7章:那是江湖2


    黑鸦更是被袭来的树叶刺得遍体鳞伤,虽然没有狠狠伤到他,但也足够让他败下阵来。他从空中落下,收起翅膀,躬身在一旁收拾伤口。

    “老头子,没想到你如此厉害!”

    黑刀黑扇同时开口说到。两人全身冒着黑气,手上各自多出一把武器,一个是一把柄上刻着骷髅的钢刀,一把是画着猛兽的铁扇。

    “地煞刀!”“修罗扇!”

    两人齐齐大吼,一个手持铁扇腾空而起,一个手持钢刀朝着老头子猛冲过来!

    刚刚喘过一口气的老头子,冷冷地看着两人。大吼一声:“花剑式,斩”

    话音刚落,黑扇的修罗扇已经朝着老头的天灵盖飞下来了,黑刀的的地煞刀也逼近老头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王少廷从胸口掏出玉佩,举过头顶。瞬间,电闪雷鸣,三人站处凭空出现一道弧形屏障,硬生生将两人的攻击挡在了外面!慕涟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愉悦。

    老头子有些欣喜,看了一眼王少廷手中的玉佩,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大笑起来。

    黑刀和黑扇没有退缩,继续挥动手中的武器,冲击着这道屏障。

    而此时,老头的剑已经消失,而那空中,无数树叶在瞬间凝结成了一把巨大的长剑,那剑足足有一棵树长,重重的落在黑刀和黑身上!

    好一个以柔克刚!老头用这平日里最弱的树叶,狠狠的重创了两人。

    两人在这强大的压力下往后退了几步,而后相互对视一眼。

    “绝命刀扇!”

    两人原地快速旋转,很快,变成了两道黑色的气,从哪“叶剑”剑身穿过,将那剑身破坏。

    “咣当!”

    老头子的剑也重重落在地上,接着两道黑气和为一体,变成一把利刃,朝着屏障里的三人袭来。

    “不好!”

    老头子眉头一皱,大喊一声。“收起你的玉佩,退后!”老头吩咐王少廷。

    王少廷实在想不通,为何在这关键时刻,老头子会让他退下,独自免对危险,他有些犹豫,但还算见过一些风浪的慕涟雪马上将他拉了出去。两人躲到了一边。

    “该你上了,三儿!”

    老头笑了笑,把银葫芦抛向空中,自己也飞到空中,单手抓住那银葫芦,又默念了几句。

    那道黑色的利刃也跟着冲了上去!

    老头松开银葫芦,霎时间,狂风大作,无数树叶被卷起的同时,黑刀黑扇带来的黑烟慢慢被吹散,一朵祥云出现在天边。

    随后,从那祥云里传来一嘶吼,一只血红麒麟撕裂最后的一团黑烟,踩着白云在空中昂头看着老头。

    这一幕,不光吓坏了站在远处观战的南宫赤,更是吓到了一旁的王少廷和慕涟雪。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传说中的生物就这样活活生生出现在了眼前的天空上,而且是老头子召唤出来的。两人瞬间对老头子多了十二分敬意。

    那老头就这么和红麒麟对视着,笑着说了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三儿!”说完便踩在一朵祥云上,悠闲的喝起酒来。

    那麒麟像是通了人性,吐出熊熊火焰将那黑色利刃,烧成了灰烬。可悲的黑刃和黑扇,连现形的机会都没有,就化成了灰烬。

    “赤!佛!”

    南宫赤看到这一幕,怒火攻心,一声怒吼,响天震地。只见他整个人慢慢变大,越来越大,直到有小二层楼高,才慢慢停了下来。

    巨佛形态!南宫赤全身变红,身体像燃起了一团火!巨大的手上出现一把镰刀样的武器,重重的朝着麒麟挥过来!

    这种把身体逼到极限的功夫是一种折寿的邪术,每用一次就老十岁,它的威力是巨大的,一般魔道中人都喜欢练,所以他们也需要到处夺人法器,吸人功力来延长寿命。

    老头看到这景象,并没有多惊讶,他还是淡定的喝着酒,嘴里默默的念叨着,不知道他他在念什么。

    那麒麟转过头,吐出一团离火,迎上那镰刀。

    “昂!”

    麒麟哀号一身。身体放佛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而后重重的摔下云端!跟他一同摔下来的,还有那正在喝酒,面带微笑的老头子。

    “嘭!”

    老子头重重摔在了地上,那麒麟在到达地面的瞬间,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噗!”老头子捂着胸口,重重的吐了口血。

    “前辈,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王少廷和慕涟雪急忙冲过去,把老头子扶起来,面色凝重。

    “咳,咳,老朽我不行了,快快,吹响玉笛!”老头子指了指慕涟雪腰间的玉笛。

    慕涟雪已经哭了出来,她很愧疚,眼前这平时嘻嘻哈哈的老头子,是因为自己才闹成这样的。可她现在没有办法,因为她不会吹笛子。

    “去死吧!哈哈哈哈,区区妖兽,怎么斗得过我这大佛!”南宫赤一边说,一边挥动巨大的镰刀,向着三人砍来。

    “快,来不及了!”王少廷焦急的催促到。

    慕涟雪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关头了,她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拿出玉笛,把两人挡在身后,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呜。。呜呜”

    一阵悠扬的笛音响起,慕涟雪在生死关头吹响了玉笛。

    玉笛声起,万物都好像静止了,那巨大的镰刀也不再听南宫赤的使唤,停在了三人面前。南宫赤惊恐的使出全身力气却挥动巨镰,可手就是使不上力,不光如此,连脚也无法移动。

    “就是现在,少侠,拿木剑刺他的脚!”老头强忍着伤痛对王少廷喊到。

    王少廷举起木剑,使出全身力气,朝着南宫赤的脚上刺下去,一道寒光从剑刃射出,直冲南宫赤额头。

    “嘭!”

    南宫赤表情痛苦,眼神充满不甘的重重倒在了地上。瞬间,回到了原来原来的样子,全身抽动了一下,没有了气息。

    原来,那笛声产生的巨大神秘音波,早已震坏了他的五脏六腑。

    当然,那还没缓过神的黑鸦也难逃一死,表情狰狞的在地上挣扎了一会,便咽了气。那赤佛寨的小喽见状纷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一曲终了,赤佛寨死的死逃的逃,顷刻间空无一人。

    可慕涟雪此时的心依然没有落下,她快速收好玉笛,便蹲下来,哭着把老头抱在怀里,歇斯底里的喊着:“前辈,你醒醒啊!”哭声惨烈,像失去了最亲的人。

    原来,就在笛声响起的时候,那老头欣慰的笑笑后,便闭上了眼。

    王少廷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没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他,也默默掉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