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导演时代TXT下载 > 我的导演时代 > 第173章亿万富翁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3章亿万富翁了!


    “李导,这个剧本非常好,能写出这种剧本,那个工作室不简单啊。”

    逐字逐句地看完剧本,徐征眼里神色有些意动,他实在是太看好这个剧本了。【 http://www.kuuhu.com 快小说网 KUUΗU.С〇M 】

    “如果不是在半年前就看到这个剧本,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看了《非诚勿扰》得来的灵感了。”

    李谦笑道,“确实,那个工作室的编剧很有水平,《人在囧途》这个剧本类型,是内地之前没有过的,完全是一个开创性的喜剧剧本。”

    不光是公路喜剧这个新类型,只是类型的不同,其实谈不上开创。

    更核心的,是《人在囧途》和创作理念和表现手法上,是全新的,最起码在国内是全新的。

    以往内地的喜剧片,其实就是两类。

    一种乱七八糟拼凑在一起的搞笑片,《命运呼叫转移》就是其中的典型。

    而另一种就是京味喜剧了,马小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他完全可以代表这个类型。

    去年,红遍全国的花儿乐队在经历抄袭风波之后仍然备受欢迎,从彻底在乐坛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于是他们打上了影视剧的主意,想要进军影视圈,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想演喜剧,想和马小刚合作,还说马小刚无论谈吐还是吐痰都特京范儿,他们这些在胡同里长大的小孩二十年后就会长成他那样了。

    连吐痰都有京味,这马屁拍的没谁了。

    不过,最起码也能看出,马小刚以前的喜剧片,京味十足。

    这是过去十多年里,国内喜剧片最多、最典型的类型。

    将喜剧、世俗、平民融合一体,以平民视角的幽默与调侃,用戏谑的方式讲述一个个小人物的故事,在嬉笑怒骂中表现小人物对生活的理解和态度。

    这种类型的喜剧太多了,紧接着宁昊突然崛起,独特的黑色喜剧为国内的喜剧市场,添加了一个新的类型。

    杨青的《夜店》,还有之前黄博主演的《倔强萝卜》都是受《疯狂的石头》影响。

    对了,《倔强萝卜》这片子李谦都快忘了,还没上映呢。

    这部电影很一般,而且伯纳主控,李谦就是帮着补上了欠缺的投资罢了。

    反正就算不赚钱也不会亏钱,能帮一把是一把,没有名气的导演真的挺难的。

    回头问问黄博,好歹也投了两百万呢。

    除了恶俗搞笑片、京味喜剧、黑色喜剧之外,《非诚勿扰》算是马小刚的突破了。

    而《人在囧途》跟着三个类型完全不同,以春运回家为起点,以到家团聚为终点,一路上发生的故事为主要框架。

    糅合了民工讨薪、黄牛倒票、行骗乞讨等诸多社会现象因素,和《非诚勿扰》的紧跟时事,有相似之处。

    影视剧嘛,代入感很重要的,而一些社会现象,也是观众所熟悉的事情,更容易代入进去。

    从里到外,掺杂了很多的社会现状,但整体剧情却并没有丝毫拖拉,每个社会现象基本都是点到为止,唯一贯穿整部剧情的只有在路上的那种急迫和对于回家的渴望。

    首先肯定是一部公路喜剧,类型不同,内核上也和另外三种喜剧完全不一样。

    故事平白直叙,和黑色幽默没关系,和恶俗喜剧也没有关联。

    京味喜剧是从小人物的视角讲故事,以人为主,而《人在囧途》是以一段段剧情为主推进的,这是最根本的差距。

    聊了聊,徐征很喜欢这个李成功这个角色,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俗气:一个迷途的成功中年男人,路上被另一个单纯、乐观的底层小人物所影响,最终走出迷途。

    平常的角色,演好了也会不平常。

    徐征一口答应接下这个角色,想了想又问道,“那个,李导,我冒昧的问一下,导演是谁啊?”

    “还没找到合适的导演,不过暂定明年春节上映,时间还有的是。”李谦如实相告。

    “这样啊...”

    现实中的徐征,尤其是和不太熟的人谈正事,和电影里有很大差别,语速很缓,不会去刻意搞笑,还略有些深沉。

    他迟疑了一会,才又开口,“李导,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由我来担任导演,我自导自演?”

    “哦?”

    李谦来了兴趣,“征哥想当导演?”

    见李谦没有面露不快,徐征心里略微松了口气,接着道,“其实我接触戏剧比较早,高一就开始看话剧了,因为从小就看,所以也别感兴趣,后来魔都戏剧学院毕业了,也经常去演话剧,还自己导演了几部,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当一名电影导演,这几年来也自学过导演系的全部课程,希望李导能给我个机会。”

    李谦沉吟片刻,这事怎么这么奇怪呢,明明是找个演员,结果演员想干导演。

    干导演不要紧,李谦不反对,甚至真要是有能力,也不介意扶一把。

    但是,他能干好吗?

    看的出李谦在犹豫,难得碰到一个好机会的徐征心里有些着急了。

    其实要换了其他公司,徐征都不会说想干导演。

    但是李谦先后扶持了他两个助手当导演拍了生涯处女作,才让徐征说出了这么冒昧的想法。

    “李导,我知道自己没有导演经验,不过我可以去学,苏仑她在准备自己的电影,你下一部电影要是缺一个执行导演或者副导演的话,我想试试。”

    嗯?

    李谦眉头一皱,苏仑是《月球》的执行导演又不是秘密,但是知道他在准备新电影的人可就工作室这些人了。

    “征哥怎么知道苏仑要拍自己的电影了?”李谦淡淡地问道。

    徐征心里有些急,没注意李谦的语气,也就如实说道,“我跟苏仑也认识,前几年她北漂的时候就是和我经纪人合租的房子,后来我经纪人介绍了她帮我和我老婆拍过两次广告,前天在工作室里,看她在那埋头画分镜,也猜到了。”

    原来如此,京城竟然这么小,到处都有认识的人。

    既然认识,那《超时空同居》里客串的捞海底扯面师就有着落了,还是找徐征就行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找苏仑来拍这部片子,正好一个很出彩的客串的角色,原来的演员就是苏仑认识的人。

    你说巧不巧。

    既然这样,李谦也欣然答应,“那行,《人在囧途》就交给征哥自导自演了,至于来我新片剧本当副导演也行,时间上应该不会冲突。”

    “真是太谢谢李导了。”徐征连忙道。

    “征哥客气了,不过我的电影还早,应该会晚点,到时候快到时间了我再叫你。”

    “李导随时通知我。”

    ......

    徐征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来看看《夜店》的后期,结果三言两语就拿到了一个男主角,还得到了执导电影的机会,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李谦为《人在囧途》找到了导演,另一个男主角还是找王保墙就行了,又搞定一部片子,也轻松多了。

    徐征前脚刚离开,郭凡又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老郭你怎么还不去学校?”李谦有些诧异。

    齐玉昆和郭凡上的这个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是要完全脱产学习的,要在一年内学完导演系学生四年所有的课程,学业压力很重。

    一年学四年的知识,其实也是赚到了,省了三年的时间,当然前提是真的学到了。

    3万块学费,加闭关辛苦一年,就能和导演系学生接受同样的教育,上课的都是同一批老师,教案都是一样的。

    郭凡笑笑道,“老大,苏仑不是要拍《超时空同居》嘛,你现在缺一个执行导演,我正好在京城电影学院的研修班认识一个同学,他是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跟你一个专业,我觉得人和专业能力都还行,老大你要不要见一见。”

    “简历给我看看。”

    “呃...他没简历,去年刚大四毕业,因为很想当一个电影导演,一毕业就报了电影学院的导演系研修班。”

    “不管什么人,求职的时候简历是必须的吧。”

    李谦摊了摊手,“那我怎么了解他呢?”

    这郭凡学法律的,还喜欢科幻这种逻辑性严谨的类型,怎么有的时候就会脑子宕机了呢,真是无法理解。

    “他......”郭凡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该怎么介绍,毕竟是一个没有经验、没有工作经历,严格来说还是个学生的人。

    “算了,过几天你让他来一趟我看看吧,以后帮人家找工作,最起码得让他把简历备好。”李谦摇摇头,不过既然郭凡都来推荐,还是打算见一下,也耽误不了多久。

    .......

    下午,李谦就拿到了王璐交来的财务报表,工作室现在所有的账目都在上面了。

    钱这个东西,虽然有时候挺无所谓的,不过方方面面都要用钱。

    《超时空同居》、《人在囧途》以及自己的新片,给吴经准备的新片,都需要投资,也不知道工作室的资金够不够。

    仔细看着报表,这其实也是工作室从搬来京城之后,至今的所有资金数据,毕竟总共才过去一年半。

    一部电影的分成,通常下画后的三个月之后分成才会到账。

    也就是说1月1号上映的片子,最快5月份能拿到钱。

    《生死频率》制作成本750万,最终票房1.002亿。

    李谦占70%的投资,扣掉基金、附加税接近8个点,剩下接近92%是9200多万。

    这里面影院和院线有57%,剩下43%也就是3950万左右,扣掉光羡垫付的700万左右宣发成本,再扣掉10%光羡发行分成,投资方的收入就是2900多万。

    1亿票房,分到手不到3000万。

    不过这是扣掉了宣发费,一般像华阳、伯纳自己投资自己宣发,成本都是包在一起的,不是发行方垫付,就不用先扣掉。

    2900万里李谦拿70%,也就是两千零几十万。

    成本520多万,片酬拿了150万,也就是这部电影光票房就给李谦带来了1600多万纯利润。

    而光羡的收入,15%投资里的利润是320万,发行收益也正好是320多万,纯利润640万左右。

    这部电影,李谦的收入是光羡的两倍多。

    《月球》的收益到账还得要一段时间,但是已经下画了,收入也算得出来。

    2.604亿的票房,归属于发行方票房大约是1.026亿。

    扣掉光羡先后投入的1500万宣发、拷贝费,还剩0.876亿。

    这次光羡是8%的发行费,也就是700万收入。

    剩下的8060万,李谦投资了65%,也就是5240万。

    制作成本1800万,65%的成本就是1170万。

    5240-1170+片酬500万,纯利润4570万。

    光羡20%的投资,利润就是1240万,加上发行利润700万,纯利润达到了1940万,不到两千万

    李谦赚的依然是光羡的两倍多。

    当影视公司赚的还没有导演一半多的时候,对方红了眼也是正常的,差距太大了,是家公司就难以接受。

    一开始还好,毕竟是赚钱了,但是一旦时间长了,那心里就很容易极度不平衡了。

    坦白来说,光羡出力还要多一点,但是这些利润都来自电影本身,也就是说这钱得靠李谦拍的电影赚。

    不管找哪家发行公司,都能赚这么多,但是光羡却找不到能给他赚这么多钱的电影了。

    一个主打产品,一个主打渠道,也说不上谁该多赚,得看最缺的是什么,显然电影行业最缺的就是卖座电影。

    该是自己的,李谦可不会大方。

    凭本事赚的钱,为什么不要?

    而且《大白鲨:复仇》、《124小时》这两部电影也都是这样,李谦的纯利润都超过光羡的两倍。

    除掉《月球》的收入,这个还没到账,其他三部电影的票房收入,还有网络版权、电视版权、以及微乎其微的音响版权,加上账上原本的资金,接近5000万了。

    不过《倔强萝卜》投了250万,《夜店》投了300万,《月球》投了1170万,其中500片酬已经到手了,不过打李谦个人的卡里,当平时零用了。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开销,账上就剩3100多万了。

    华影联合要注资600万。

    《人在囧途》虽然是小成本电影,不过场景多,群演、外景少不了,成本不会少,先定个800万。

    《超时空同居》同样有需要花钱的地方,1989年的很多建筑找是好找,但是也需要修缮一番,场景多,外景也不少,还有一点点特效,预算1200万。

    这两部电影都比《月球》要麻烦的多,当然只是麻烦,毕竟场景少,难度却不如《月球》。

    这就2600万花掉了,就剩五百万了。

    沃日,没钱了,又变成穷光蛋了。

    不过,两个月未见的宋戈,却在电话里给李谦带来了好消息。

    那六部电影,宋戈、杜洋和哥伦比亚谈了一个初步的价格。

    《大白鲨》两部曲750万美元打包海外全版权,

    《月球》海外全版权350万美元。

    《127小时》海外全版权120万美元。

    《狙击电话亭》海外全版权80万美元。

    全都是买断,一共1300万美元。

    连网大一起要了,上院线的可能性不大。

    《大白鲨》两部曲第一部还是网大呢,价格比《月球》还要高。

    1300万美元,当初的合同好像是投资参与所有收益分成,也就是说,只有900万美元是自己的。

    李谦也不心疼,自己得应得的那份,别人那份是别人应该的,他不会小气。

    不过900万美元也是7000万人民币了。

    加上账上的3100万,等于工作室的流动资金足足有一个亿!

    刚才还一贫如洗,转眼就亿万富翁了。

    这就是人生啊,大起大落让人措不及防。

    不过,李谦还是请宋戈和杜洋再和哥伦比亚谈谈,能多卖点就多卖点。

    第一次的出价,显然不是最终成交价,应该还有涨价的空间。

    挂了电话,作为一名准亿万富翁,李谦就有底气了,自己的新电影和给吴经拍的那部动作片也有了充足的投资,完全足够花的。
《我的导演时代》相关推荐:最强狂兵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最强狂兵我真没想出名啊龙王殿最佳女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重生野性时代都市极品医神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日娱名侦探国潮1980吃土获得一个亿陌上烟雨亦成诗食肉系神豪她的山,她的海灵气复苏之空间杨柳都市极品小神医